北京四中的“文言文”听写

摘 要

本文主要是介绍北京四中语文组尝试的在文言文教学和测试中加入听力的教学方法。主要是考查学生的语感、记忆力,整体理解力。比较新颖的观点,可以一试。

这个做法是2014年北京四中首先尝试的。目的是为了在句式的连贯性、停顿方式等方面,通过听力的形式呈现出来的古文会比文本材料更能理解句子本身含义,“通过听写可以促进学生在日常生活中进行适当的古文积累”,提高文言文“语感、让学生掌握文言文听、说、写全方位能力”。

北京四中的“文言文”听写

文言文听力试题

具体做法就是:

文言文听力题设10分的分值,共听了两个文段,篇目既有课内已学文章,也有课外未学的文章。考试的文段涉及叙事、描写和议论等内容,每个文段在七八十字。比如说《屈原列传》、《氓》和《苏武牧羊》。考试的形式为每一个文段听三遍,第一遍为正常朗读语速,第二遍为放慢版语速,第三遍仍为正常语速。听过三遍录音后,要求大家写出原文内容,还有一题古文阅读理解,即根据听到的内容回答问题。

每周三早读时间固定用来做文言文听写练习,一周练习一次。文言文听力试题的录音,也都由师生自己完成。

这种做法有人赞同:

文| 宋老师(北京海淀区某附中语文老师)

近日,一张试卷被各大网站纷纷转发。这张高一语文试卷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加入了文言听写类的题目。网友对此表现出的更多的是不解和怀疑,但也不乏肯定与支持。

我认为,新课改理念下,在考试改革的探索阶段,适当引入“听力”测试,是可行的,也是对学生重视和加强文言学习大有裨益的,不过要在听写材料的选取上经过细致的挑拣与筛查。

一、从《课程标准》的要求上看

在文言文学习的要求中,提到了“语感的养成”和“课内文言文词义、句意、文言语法的迁移”。

“阅读浅易文言文,养成初步的文言语感。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理解词句含义,读懂文章内容。了解并梳理常见的文言实词、文言虚词、文言句式的意义或用法,注重在阅读实践中举一反三。(范围可参考附录一《常见文言词》)诵读古典诗词和文言文,背诵一定数量的名篇。(作品可参考附录二《古诗文诵读篇目》)”

语感的养成,在后文会有论述。在听力材料中,如果包含初中至高一阶段重点课内篇目的重点实词、虚词、文言语法,并把这些知识点融入新的文言语段中,有意在听写过程中训练学生的记忆、迁移等能力,这种做法实质上是传统的文言文考查形式的变式,如海淀二模试题:

8.下列语句中,加点词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 乃攀危石凌绝顶 危:高(危楼高百尺)

B. 使因偶有所得而遂快然自足 使:致使(正确义,假使)

C. 亦将无以极宇宙之大观 极:穷尽(足以极视听之娱)

D. 得其半而即欲自止者,画也 画:自我限定(语境推断,“画地为牢”)

四个实词实质上考查了,我们对课内文本和既有知识的拓展和迁移。

如在听力中,重点的实词部分,让学生依据所学知识,根据上下文语境的推断(材料稍简单,不设置障碍),准确地写出,实质上也是在变式地考查课内知识的掌握情况和既有知识的储备情况。

二、语感的形成

叶圣陶先生早就指出:“中学里也往往不重视读,随口念一遍,就算是读了,发音不讲究,语调不揣摩,更不用说表达出逻辑关系、传出神情意态了。”朗读是语文学习的重要环节之一,是古人学习经验的总结,更是语感形成的基础,是分析、研讨语言的前提,是积累语言、培养语言能力的重要手段。

以声音流出现的口头言语,以页面形态出现的书面语言,其内部结构实质上是一种网络型的立体层级。

在听力测试中,教师朗读的过程,实质上也是范读的过程,这是一个有着复杂心理变化的驾驭语言的过程,即:视觉感知文字信息→传导神经将文字传入大脑→由大脑指挥发音器把文字信息转变为声音传递信息→听觉器官感知声音信息,监听→大脑辨别由声音传出的信息,检测与文字符合所代表的信息是否一致。

教师的范读,可以为课堂营造出一种氛围,给学生提供一个模仿的蓝本。这样做可以进一步激发学生朗读的兴趣,增强学生对语文的感受力。

学生听与写的过程,实质上是感觉、知觉、记忆、联想、思维等复杂心理因素的复合的过程。是一个外在的动态的心理过程,如果在课下配合学生的模仿、诵读,就可以将其上升为一种内化了的一读就懂、一听就清、一说就顺、一写就通的功能。长此以往,也会达到一种境界,正如夏丏尊先生的观点:在语感敏锐的人的心里,“赤”不但解作红色。“夜”不但解作昼的反对吧。“田园”不但解作种菜的地方“春雨”不但解作春天的雨吧。见了“新绿”二字,就会感到希望、自然的化工、少年的气概等等说不尽的意趣,见了“落叶”二字,就会感到无常、寂寞等等说不尽的意味吧。真的生活在此,真的文字也在此。

三、在听力材料的选取上也需注意

(一)基于教材,符合学情

(二)加强对文言实词、虚词、语法的考查,在材料的选取上重点词语前后,不应该设置辨析与写作的困难。

(三)不可偏、难、怪,不能本着游戏的精神去对待文言文听写试题。

最后引用颇为戏谑的网上流传的文言听写材料作结,止增笑耳:

于瑜欲鱼,遇余于寓。语余:”余欲鱼于渝淤.与余鱼于渝淤欤?”余语与瑜:”余欲鬻玉,俞禹欲玉,余欲遇俞于俞寓。”余与于瑜欲遇俞于寓.遇俞隅,欲鬻玉与俞。遇雨,雨逾俞宇。余语于瑜”余欲鱼于渝淤遇雨于俞寓。雨逾俞宇,欲鱼欤?鬻玉欤?”于瑜与余御宇于俞寓。余鬻玉俞禹。雨愈,余与于瑜逾俞宇,鱼于渝淤。

也有人反对:

文言文的学习,我们知道这是语文教学重要的一部分,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文言文是不是如英语那样,要听说读写都要玩出名堂,我看有些偏激,不值得提倡。许多大师学习文言文,并没有“知乎哉,不多也”的说一些酸溜溜的话。五四运动提倡白话运动,这本身就是社会的进步,我们现在硬是要搞出一些新花样,让孩子的语文学习多一个折腾人的工具,想想有些不理性。

有人说,我考的听力是最基本的,没有为难考生呀!从这件事本身来说,确实如此,我们没办法否认,但是按照国人的思维惯性,一旦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考试形式,那么难度会愈来愈大,到时候,真正倒霉地仍旧是老师和学生。

群振认为,文言文听力练习和测试为我们开辟了新的学习文言文的方式,使学生学习文言文方式变得更加灵活多样。这种利用听力来增强文言文语感的方法有一定的合理性。有利于学生对文言文的理解、背诵。

这种方式做为学习文言文的方法是没有问题的,但要是作为高考题目出现,倒是没有这个必要,因为这样无疑会加重学生的学习负担。

微信公众号
群振
国学文化知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