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普通话及《答曹聚仁先生信》

群振
群振
群振
1535
文章
347
评论
3月 9, 201012:23:45 2 4,578 4875字阅读16分15秒

大家都听说过这样一个笑话,一个老美在自己的国家学了五年中文,基本上能说比较流利的汉语,于是他志得意满地来到中国,结果在广州刚下火车站,问路时,一个广州人的大舌头粤语,当即让他崩溃。因此汉语方言种类之我和分歧之大举世闻名,有些地区甚至一个县就有好几种互相不能通话的方言,这比起欧洲的一些不同语言来,差异还要大。正如《语言文字应用》中提到:“荷兰语和德语是两种独立的语言,而荷兰人和德国人能大体听懂对方的话。然而咱们国家的上海人、福州人和广州人,虽然说的都是汉语,但是如果他们不学习普通话,又不学习对方的方言,用各自的方言就很难沟通。”

一、一句话学会汉语七大方言

教材《四方异声》中介绍“现代汉语七大言”的时候,只是列举了方言的类型及分布情况,其实学生对方言的理解还是肤浅的。我在网上看到了《一句话学会各地方言》,于是,我想着从里面找出“现代汉语七大言”的代表的句子,通过这些句子,学生从感性上去理解中国的各地方言。当然,这句话叫某些正人君子看来,不是很健康,但我觉得这句话调侃的成分多一些,现在的学生贫起嘴来,远远比这句话雷人,所以,大家不要在这句话上面再做文章了。另外,群振,并不熟悉各地方言,只是做一些整理工作,失误难免,请朋友多批评指正。

1.普通话:“同志,我今天就站在这里,不要看你个子高,把我惹急了,我一样拿一块砖头砸在你头上。”

2.北方方言(北京话为例):“今儿爷就站这儿了,你丫动我一试试。别看你丫个儿不小,逼急了老子拿板砖hai(一声)你丫挺的!”

3.吴方言(上海话为例):“今糟吴就列了个的,侬旁旁吴四四看诺。伐要看侬亩子嘎度饿,丝古港侬只册落吧吴萨了户气上来吴乃块纂豆伐色侬!”

4.湘方言(湖南话为例):“今天我就站到噶里哒,你动我试哈看,莫看你胚子大,搞得我发宝哒拿块砖头就擂死你!”

5.赣方言(南昌话为例):“爷(ya)今宜就站在咯个地方,嗯有本事同鹅四四,别要看嗯个偷太,惹急了爷捡块钻偷啪(pia)嗯个别崽子!”

6.客家方言(梅县话为例):“今嫁涯企等系咧里,泥试下里打涯呀。唔妹看泥暗大只,惹倒涯虚火涯就一砖头劈倒你头项汽!”

7.闽方言(福州话为例):“给浪微就咔机里、务本律克微冬咯啊、诺看微哈马老、微硕撞套女摔似”

8.粤方言(广州话为例):“今日我就企系度,你试下郁下我,五好以为你够大只,惹nou我就一旧砖头拍7死你”

二、普通话

1.普通话定义

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语民族共同语。

2.二 普通话的确立和推广(资料来源:教育部语言文字研究所

据查,“普通话”一语最早是朱文熊提到的。他认为汉语可分为三类:一类是“国文”(文言),一类是“普通话”(他下的定义是“各省通行之话”),还有一类是“俗语”(方言)。(倪海曙,第166页)

新中国建立后,在1955年末先后在北京召开了第一次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和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讨论会,从思想上、理论上为推行民族共同语做了充分的准备。1956年2月6日国务院向全国发布了《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指示》明确提出并规定:“汉语统一的基础已经存在了,这就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普通话。”这是从清末的《统一国语办法案》,到民国十五年《全国国语运动大会宣言》,关于汉民族共同语的最全面、科学的论断。它深刻地反映了汉语发展的历史和趋势。

1982年《宪法》明确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在新的历史时期进一步明确了推广普通话的要求和任务。

1986年,经国务院批准,国家教育委员会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在北京召开了全国语言文字工作会议。它不仅总结了过去的工作,而且适时地改变了以往推广普通话工作缺乏阶段性目标的状况,为制订全国推广普通话工作的“七五”计划和以后的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创造了条件。

1993年3月,国家教委颁发了《师范院校“教师口语”课程标准(试行)》。关于课程内容《标准》规定:“本课程由普通话训练,一般口语交际训练和教师职业口语训练三部分构成。”明确指出:“普通话是教师的职业语言;普通话训练是前提,贯穿本课程始终。”

2000年10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公布,自2001年1月1日起施行。此法确立了普通话和规范汉字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法定地位。

三、《答曹聚仁先生信》

这篇文章,是在我读《鲁迅全集》的时候看到的,正好教材《语言文字运用》正好讲到这个地方,读完这篇文章,觉得鲁迅作为一个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他深刻犀利的目光,丰富的才学,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下面是全文:

 答曹聚仁先生信〔1〕

聚仁〔2〕先生:

关于大众语的问题,提出得真是长久了,我是没有研究的,所以一向没有开过口。但是现在的有些文章觉得不少是“高论”,文章虽好,能说而不能行,一下子就消灭,而问题却依然如故。

现在写一点我的简单的意见在这里:

一,汉字和大众,是势不两立的。

二,所以,要推行大众语文,必须用罗马字拼音〔3〕(即拉丁化,现在有人分为两件事,我不懂是怎么一回事),而且要分为多少区,每区又分为小区(譬如绍兴一个地方,至少也得分为四小区),写作之初,纯用其地的方言,但是,人们是要前进的,那时原有方言一定不够,就只好采用白话,欧字,甚而至于语法。但,在交通繁盛,言语混杂的地方,又有一种语文,是比较普通的东西,它已经采用着新字汇,我想,这就是“大众语”的雏形,它的字汇和语法,即可以输进穷乡僻壤去。中国人是无论如何,在将来必有非通几种中国语不可的运命的,这事情,由教育与交通,可以办得到。

三,普及拉丁化,要在大众自掌教育的时候。现在我们所办得到的是:(甲)研究拉丁化法;(乙)试用广东话之类,读者较多的言语,做出东西来看;(丙)竭力将白话做得浅豁,使能懂的人增多,但精密的所谓“欧化”语文,仍应支持,因为讲话倘要精密,中国原有的语法是不够的,而中国的大众语文,也决不会永久含糊下去。譬如罢,反对欧化者所说的欧化,就不是中国固有字,有些新字眼,新语法,是会有非用不可的时候的。

四,在乡僻处启蒙的大众语,固然应该纯用方言,但一面仍然要改进。譬如“妈的”一句话罢,乡下是有许多意义的,有时骂骂,有时佩服,有时赞叹,因为他说不出别样的话来。先驱者的任务,是在给他们许多话,可以发表更明确的意思,同时也可以明白更精确的意义。如果也照样的写着“这妈的天气真是妈的,妈的再这样,什么都要妈的了”,那么于大众有什么益处呢?

五,至于已有大众语雏形的地方,我以为大可以依此为根据而加以改进,太僻的土语,是不必用的。例如上海叫“打”为“吃生活”,可以用于上海人的对话,却不必特用于作者的叙事中,因为说“打”,工人也一样的能够懂。有些人以为如“像煞有介事”之类,已经通行,也是不确的话,北方人对于这句话的理解,和江苏人是不一样的,那感觉并不比“俨乎其然”切实。

语文和口语不能完全相同;讲话的时候,可以夹许多“这个这个”“那个那个”之类,其实并无意义,到写作时,为了时间,纸张的经济,意思的分明,就要分别删去的,所以文章一定应该比口语简洁,然而明了,有些不同,并非文章的坏处。

所以现在能够实行的,我以为是(一)制定罗马字拼音(赵元任〔4〕的太繁,用不来的);(二)做更浅显的白话文,采用较普通的方言,姑且算是向大众语去的作品,至于思想,那不消说,该是“进步”的;(三)仍要支持欧化文法,当作一种后备。

还有一层,是文言的保护者,现在也有打了大众语的旗子的了,他一方面,是立论极高,使大众语悬空,做不得;别一方面,借此攻击他当面的大敌——白话。这一点也须注意的。要不然,我们就会自己缴了自己的械。专此布复,即颂时绥。

  迅上。八月二日。

  注释

〔1〕本篇最初发表于1934年8月上海《社会月报》第一卷第三期。

1934年5月,中央政治学校教授汪懋祖在南京《时代公论》周刊第一一0号发表《禁习文言与强令读经》一文,主张小学五六年级“应参教文言文”,中学读《孟子》。当时吴研因在南京、上海报纸同时发表《驳小学参教文言中学读孟子》一文,加以反驳。于是在文化界展开了关于文言与白话的论争。同年六月18、19日《申报·自由谈》先后刊出了陈子展的《文言——白话——大众语》和陈望道的《关于大众语文学的建设》二文,提出了有关语文改革的大众语问题;随后各报刊陆续发表不少文章,展开了关于大众语问题的讨论。7月25日,当时《社会月报》编者曹聚仁发出一封征求关于大众语的意见的信,信中提出五个问题:“一、大众语文的运动,当然继承着白话文运动国语运动而来的;究竟在现在,有没有划分新阶段,提倡大众语的必要?二、白话文运动为什么会停滞下来?为什么新文人(五四运动以后的文人)隐隐都有复古的倾向?三、白话文成为特殊阶级(知识分子)的独占工具,和一般民众并不发生关涉;究竟如何方能使白话文成为大众的工具?四、大众语文的建设,还是先定了标准的一元国语,逐渐推广,使方言渐渐消灭?还是先就各大区的方言,建设多元的大众语文,逐渐集中以造成一元的国语?五、大众语文的作品,用什么方式去写成?民众所惯用的方式,我们如何弃取?”鲁迅这一篇虽分五点作答,但并不针对曹聚仁来信所提的问题。他在同年7月29日致曹聚仁的另一信中曾针对这五个问题作了答复。

〔2〕曹聚仁(1900-1972)浙江浦江人,作家。曾任暨南大学教授和《涛声》周刊主编。著有《我与我的世界》、《鲁迅评传》等。

〔3〕罗马字拼音 泛指用拉丁字母(即罗马字母)拼音。1928年,国民党政府教育部(当时称大学院,蔡元培任院长)公布了“国语罗马字拼音法式”。这个文字改革方案由“国语罗马字研究委员会”的部分会员及刘复等人制定,赵元任是主要制作人。这种方案用拼法变化表示声调,有繁细的拼调规则,比较难学。1931年,吴玉章等又拟定了“拉丁化新文字”,它不标声调,比较简单;1933年起各地相继成立各种团体,进行推广。

群振补充:罗马字母及《罗马字母表》

民国十五年1926年, “罗马字又称为拉丁字母,它是国际通用的字母形式,民国政府同意采用拉丁字母,是为了作为辅助学习汉语的工具,和便于对外交流。1926年9月,语言学家们将拟定好的《国语罗马字拼音法式》,正式提交给了教育部。”

罗马字母  也叫“拉丁字母”。拉丁文的字母。从希腊字母通过伊特拉斯坎(Etruscan)文字作媒介发展而成。最初只有二十个,后来增加到二十六个。由于形体简单清楚,便于认读书写,流传很广,成为世界上最通行的字母。中国汉语拼音方案已采用罗马字母,各少数民族创制或改革文字也以罗马字母为基础。

《罗马字母表》:

大写: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写: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4〕赵元任 江苏武进人,语言学家。曾留学美国,历任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教授、中央研究院语言研究所专任研究员。著有《现代英语之研究》、《国语罗马字常用字表》等。

四、关于这封信

1.鲁迅在文中提到:“要推行大众语文,必须用罗马字拼音”,说明了鲁迅先生的远见卓识,我们现在用的《汉语拼音方案》使用的就是罗马字母。

2.鲁迅在文章提到:“试用广东话之类,读者较多的言语,做出东西来看;竭力将白话做得浅豁,使能懂的人增多”,强调了“普通话”要通俗易懂,减少了推广的阻力。

广东话,在当时读者较多,可能是当时广东的经济比较发达吧,其实广东话应该是一种相对落后的语文体系,保留古音的地方多一些,鲁迅先生可能是从这个方面考虑的吧。但后来,北京做了中国的政治中心,北方话自然占了上风,普通话就“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语民族共同语了。这可能是鲁迅先生始料未及的。

3.鲁迅先生主张把作为大众化的语言要与“精密”的“欧化”语文分开,也是不错的主张。现在越来越口语化的趋势也是鲁迅先生所主张的。

继续阅读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头像 群振 7

      其实方言也丰富了普通话的词汇。

      • 头像 孙鹏 1

        现在国家是两者齐头并进,因为民族情绪也要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