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之麋》的启示

群振 6月 1, 201011:49:03教育观察15,453阅读模式

临江之人,畋得麋麑,畜之。入门,群犬垂涎,扬尾皆来。其人怒,怛之。自是日抱就犬,习示之,使勿动,稍使与之戏。积久,犬皆如人意。麋麑稍大,忘己之麋也,以为犬良我友,抵触偃仆,益狎。犬畏主人,与之俯仰甚善,然时啖其舌.三年,麋出门,见外犬在道甚众,走欲与为戏。外犬见而喜且怒,共杀食之,狼藉道上,麋至死不悟。

【译文】

临江有个人出去打猎,得到一只幼麋,就捉回家把它饲养起来。刚踏进家门,群狗一见,嘴边都流出了口水,摇着尾巴,纷纷聚拢过来。猎人大怒,把群狗吓退。从此猎人每天抱了幼麋与狗接近,让狗看了习惯,不去伤害幼麋,并逐渐使狗和幼麋一起游戏。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狗都能听从人的意旨了。幼麋稍为长大后,却忘记了自己是麋类,以为狗是它真正的伙伴,开始和狗嬉戏,显得十分亲昵。狗因为害怕主人,也就很驯顺地和幼麋玩耍,可是又不时舔着自己的舌头,露出馋相。

这样过了三年,一次麋独自出门,见路上有许多不相识的狗,就跑过去与它们一起嬉戏。这些狗一见麋,又高兴又恼怒,共同把它吃了,骨头撒了一路。但麋至死都没有觉悟到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肯定会问群振,什么社会了,还把唐代穷酸文人的老陈粪摆出来忽悠人。这个群振先卖个关子,暂且按下不表。

据经验家们统计,大凡是社会出现了问题如自杀、他杀之类,大家都会有一个一致的反应:对我们的教育口诛笔伐。于是,教育不仅成为“热心青年”的出气筒,成为罪犯自我开脱的借口,而且成了万能的替罪羊——不管出了什么问题,说是教育的错,教育出了问题,听起来就像真的一样。

群振要问大家的是,我们为什么只有等社会出现了问题的时候才想起了教育?这与“亡羊”之后才想起“补牢”有多少区别?有人说,亡羊补牢未为晚矣,这话的确不假,但相信多数人只是“愤怒”一通,表明自己还心智清醒,心存恻隐之心而已,说了就说了,事后就连自己说了什么大约也已经忘了,隐约觉得当时有说的必要而已。发一通牢骚后,终究没有去“补牢”。

时下最热的莫过于富士康的12跳,不出所料,事情一出来果然有不少的“正义”之士,大呼教育出现了问题:“是我们的教育,是我们的山寨,是我们社会的冷漠。”

有人说我们的教育不完美,我大致是没有意见的,即使您去问发展几百年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教育部长肯定也不会对自己国家的教育心满意足地一天到晚笑得合不拢嘴。

我们承认我国的教育课堂存在着硬性灌输的毛病,但就高中而言,经过我国一轮又一轮基础教育改革,这种毛病应该改为了许多。群振可以负责任的说,现在硬性灌输程度与十年前相比已经大大改观了。但为什么十年前的跳楼人数远远没有现在多呢。我们真是高估了教育的作用。现在的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一天到晚接触的是老师的谆谆教导吗?这样的孩子会去跳楼吗?相反,科技的魅力使他们一天到晚抱手机,把脸贴在电脑上玩着情感、金钱甚至杀人的游戏;民主、自由的教育模式让他们在家里成为小皇帝、小公主,在学校给老师打分,或者合伙把老师赶下台。但走出父母的袒护,他们发现自己不是小皇帝,其实连七品都算不上,甚至还挨骂;走出学校的围墙,他们自己再也不能给领导打分,合伙把看不顺眼的上司赶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要谈教育,教育算什么?当老师被抛弃,被踩在脚下的时候,教育也已经被抛弃了,被踩在脚下了。

郭台铭的解释更是让人哭笑不得:他的员工之所以接二连三地跳楼是因为他给员工的抚恤金太多了,这个人实在是中“金钱万能论”的毒太深了,不知这位郭总跳楼需要多少台币?请他出个价。

看到这里,大家也许明白群振为什么把《临江之麋》贴在文章的前面了。年轻人不仅需要呵护,更需要历练。我们在家里可以把孩子捧在手里,举过头顶; 我们在学校里可以把学生奉为上帝,但进入社会以后,就不会有这种待遇,如果还自以为是的话,很可能被“狗”吃掉,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要不只好老死在家里,或者一辈子都有人供他们上学,呆在学校里不出来。

继续阅读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6月 1, 201011:49:03
  • 除非特殊声明,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感动中国2020年度十大人物 教育观察

感动中国2020年度十大人物

感动中国2020年度人物 一、张定宇(身患绝症坚守抗疫一线的人民英雄) 57岁,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是最早接诊新冠患者的定点医院,收治病人全部为重症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