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偏至论》译文(一)

群振 10月 2, 201023:05:40品味鲁迅22,7416阅读模式

翻译《文化偏至论》,是群振以前所以不敢想的事,现在居然开始做了,有点不可思议,呵呵。由于鲁迅这篇写于日本的文言文,可称作是鸿篇巨制,现在先翻译第一段,在翻译过程中,群振也参考了2005年版的《鲁迅全集》和百度辞典,在这里一并感谢,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正!

中国向来因自尊自大闻名天下,善于毁谤污蔑,或者称作顽固;而且又抱残守缺,以至于灭亡。近世的人士,渐渐听到新的学说,就为这种缺点感到惭愧,马上想彻底地改变,话不符合西方人的道理就不说,事情不符合西方人的方法就不去做,抨击陈旧的事物,惟恐不够彻底,说道,将要改革以前的错误而图谋富强了。

近来常常议论这件事:以前的轩辕黄帝击杀蚩尤定居在中原大地,利用法令、礼乐、制度来驾驭统治国家、人民,有后代在这里繁衍生息,变革壮大,日益美好博大,四方的人愚昧无知,都是些势单力薄的野蛮民族,他们的经验制度,没有值得中国效法的,因此,教化成功,发展进步,都是来自自我,而不是取法他人。到了周代、秦朝,西方有希腊、罗马兴起,艺术文章思想道理,光彩四射,值得学习,只是因为道路险远,恶浪涛天,交通阻塞,未能选择好的国家作为学习的榜样。到了元明时期,虽然有一二个到中国传教的天主教士,用教义和历算在中国讲学,在这种做法在当时并不盛行。因此,到了海禁被打开,西方白人接踵而至,中国在整个世界,有的只看见过四方蛮夷民族仿效中国,为变革而客居在此;有的人野心大发,狡猾逞能;如果他们的文化开明,真的是不相上下的,是没有的。

挺立中央而无人匹敌,就越发自尊自大,固守珍视自己的所有而傲视一切,本来人情就是这样,也不是非常违背情理。虽然这样,只因没有对手的原因,那么平安日久,根基零落,没有压迫,上级的督促也停下来,发展到极点,看到好的也不去学习,在西方,有新兴的国家纷纷崛起,用他们很不同的方法来对付我们,一旦施展,我们纷纷僵倒,开始人心自危,于是那些耍小聪明的人竞相谈论军事。

后来有在外国学习的人,近的不知道中国的情况,远的又没有考察欧美的实际,用他们所寻得的只言片语,用来自我夸耀,引证印度、波兰作为中国的前车之鉴。

凭借力量比出输赢的,和文明野蛮有什么关系呢?远的来说,罗马和东西哥特,近的如中国与蒙古和女真族,双方的文明野蛮程度相差多远,不聪明的人也能看得出来。然而,胜负的道理,结果怎样呢?如果说以往古代是这样,现在则以机械为最重要,不是依靠力量的大小取胜,因此,胜负的判断,也就是文明野蛮的区分啊。那么,为什么不开启人的智慧而启发他们的性格、灵气,让他们知道,获得戈矛,不过可以用来抵御豺虎,却喋喋不休地赞誉西方人恶毒之心,而认为学完了世界的文明的,这又是为什么呢?况且,就像他们说的那样,然而整个国家都很软弱,即便授予他们庞大的军队,他们哪里能够胜任呢?只是会僵死罢了。唉,人大概以练习军事作为生存之道,因此,不去图谋根本的事情,只是用他们所学的东西来能与社会的变革,虽然军盔盖住了他们的脸,好像是威武不可侵犯,然而,追逐功名利禄的表情,很明显的显示在外面!

说到其次的方法,就又有发展工业、商业和主张立宪、建立国会的学说。前两者本来就在中国青年中间被看重,即便有人没有发出主张,同意这样观点的人可以说数不胜数。大概是,国家如果存在一天,本足以凭借图谋国家富强之名,博得有志人士的美誉;即使不幸国家灭亡,而拥有很多资金,大大可以解决温饱问题,即使依靠已经失去,或者像犹太后裔一样被虐待、杀害,然而善于退让、躲藏,有的不至于遭受,即使大祸临头,而并不是没有人幸免,幸免的那个又恰好是自己,就又像以前一样得到温饱了。至于后面两个观点,可以不用讨论了。其中比较好的,有的真的痛恨外国的凌辱一次次到来,一天到晚坐卧不安,自己既然知识荒疏,见解鄙陋,那么,不得已,暂且拾人牙慧,想着集合众人来抵抗,但又放纵自己,很能捣乱破坏,看到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兴起,必定借助众人来欺凌少数,借着大众治理,对他人的压制比暴君还要强烈。这不仅仅是违背情理,即便出于求助国家,即使献身自我也毫不吝惜,然而,思考未能运用,思虑粗略、疏漏,茫然不知为什么会这样,只是皈依大家的想法,就象没有顽固病症的人,离开药石摄卫之道不说,而向不知道的力量乞求灵验,而在祝由那里跪拜祷告。

至于那些低下的占多数,只不过是借助救国的空名,满足自己的个人欲望,做事考察和依据实际情况,把做事的权力,访谈议论,全部交给那些整天忙于钻营之徒,或者是非常愚蠢的富有之人,否则也是善于垄断的市侩,用自己的擅长钻营掠夺,混在众人当中,况且又掩饰为自我谋利的恶名,用为民众造福的美誉,捷径就在眼前,这就不害怕竭尽全力来追求这些。唉,古代统治百姓的是一个独裁者;依照现在的道理,将要变成千万个无赖之徒,百姓无法承受这种重压,和振兴国家有什么关系呢?

再说,有的人,当他号召炫耀,没有不依近世文明作为后盾,有违逆他的学说的人,动不动就说他们是野蛮的人,说他们辱没国家,危害集体,罪过应该被流放。只是不知道他所说的文明,要立成准则,慎重取舍,所说的美好的东西适合中国的文明吗?或者现在的事例,旧的典章,都抛弃不管,唯独提及西方文化而当作言论的话题吗?物质,是大多数人追求肯定的东西,19世纪末叶,文明的一个方面也许在这里,而论说的人认为不恰当。大概现在的成就,没有一个不沿着前世的足迹,那么文明必然会发生流传变化,又有的会抵抗前代的大潮流,那么,文明就不能不发生偏颇。

真的为现在打算,应当考察以往,揣度未来,抨击物质而申张智慧,重用个人而力排众议。人已经发扬振奋精神,那么邦国也会兴起。为什么舍本逐末,只说些经济、国会、立宪的话呢?势利的念头在心中泛滥,就无法判断是非曲直,安排、议论就会变得不恰当,何况那些志行污下,要借助新文明之名,来大大满足自我的私欲呢。因此,现在所说的,识时务的德才兼备之士,探究他们的根本,那么多数常常是瞎子,把赤菽当作宝珠看待,少数更是巨奸,放下小诱饵而谋取巨大的利益。如果不是这样,心中公正没有缺点,这样拮据辛苦,施展他们的雄才大略,渐渐的愿望得到实现,功成名就,终于达到了所谓的新文明,拿来引进中国,而这种有失偏颇,变化狭隘之物,已经陈腐落后,却当作珍宝加以膜拜,我又为什么为也这事而忙个不停呢?是什么呢,叫做物质,大多数人赞同的,他们的道理是偏狭的。不是这样吗?请探循他的根本——

继续阅读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10月 2, 201023:05:40
  • 除非特殊声明,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朱安:来生,再也不要遇到鲁迅 品味鲁迅

朱安:来生,再也不要遇到鲁迅

作者 | 李梦霁 转载按语:网上偶然看到这篇文章,感觉是鲁迅发妻朱安的自传,真是一种惊喜!但有隐约感觉不是,虽然说朱安因鲁迅的缘故向往"新学",努力习惯于新生活,但料想她的文笔不会如此优美、文心秀口。...
阿Q可笑的不是自我安慰 品味鲁迅

阿Q可笑的不是自我安慰

苦中作乐是为了活下去,因为谁活着谁就看得见。这里绝不是美化苦难和为苦难辩护,但也绝不是只会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叫苦连天。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生活的力量仍然有可能战胜不让你好好生活的力量,对于不让你好好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