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狗官”与“狗”

群振 10月 17, 201017:28:07社会观察5,016阅读模式

前几天,在我们使用学习资料上看到一篇可爱的文章:《骂“狗官”是对狗的侮辱
》,正好有一次似乎是在“乌有之乡”上,一位才子拿贪官与西门庆进行了细致的比较,得出的结论是臭名昭著的西门庆远远比贪官可爱得多。

怎么说呢,对贪官口诛笔伐那是理所当然,但我们看了这篇文章既不能认为天下即将大乱,也不要眼羡贪官的穷奢极欲的生活,似乎我生逢乱世,可以浑水摸鱼。贪官自古就有,虽然屡屡遭受谩骂和世人的唾弃,但贪官还是屡出不穷,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一个贪官被打倒,成百上千的贪官又站了起来,可谓是前仆后继,视死如归。

窦娥再冤屈,不管怎么说,也来了个“六月飞雪、三年亢旱,血飞白练”,而且后来也有自己的作大官的父亲最终也得以为自己平反昭雪,而我们既没有可能有这样的感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可能将来会做官的父亲,所以,群振最大的祈祷就是我们不要遇上贪官,我们不要成为贪官砧板上的鱼肉,不然,骂有何用,上访又能怎样?

群振觉得,我们应该仇恨贪官,更应该仇恨产生贪官的机制和土壤,就像我们咒骂苍蝇,但苍蝇已经会在我们身边肆无忌惮地乱飞,不如我们打扫好卫生,去除周围的污水,然后再喷一些敌敌畏之类,也许更有效。群振认为,贪官是不会被骂死的,何尝社会上还有不少的人,没有成为贪官并不是因为他们的素质多高,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做贪官的资格,就像一个同事有一次调侃到:“你看,我们这些人,想堕落,也没有条件啊”,可谓一语中的。闲话不说了,请大家欣赏下面这篇美文:

从古到今,黎民百姓口诛笔伐贪官污吏,每每把狗也捎带上了,岂止是捎带,简直就是以狗替代贪官了,大有非如此不足以解恨之意:

“狗东西,又在巧立名目,乱收费了。”

“狗日的,上月刚包上六奶,这会儿又煞有介事地作起精神文明报告来了。”“狗杂种,才上任两年,就捞了几千万啊。”

……

更有甚者,索性直骂贪官为“狗官”。这种骂法自有其“民族传统”,只不过“今胜昔”而已。世人骂“狗官”之声不绝于耳,在下起初听来颇以为然,后来悟识到,如此咒骂对狗儿们很不公平,甚而是侮辱了它们。且不说当年浸身湿草而使昏迷于草滩的努尔哈赤免于被火烧死的那条狗,且不说甲午海战中救起沉水的邓世昌又被其阻挠而与之同归于尽的那条狗,也不说前两年沪上那条被搬家的主人遗弃而在原址苦苦守候了大半年的小狗,就拿寻常人家豢养的寻常狗来说吧,贪官能跟它们比吗?

狗有啥吃啥,连一根骨头都可以打发一顿,而贪官吃山珍海味,喝琼浆玉液,尚嫌不够,还要不断鱼肉百姓。

狗有个简陋的狗窝便可安身立命,而贪官住着豪宅和超级别墅,仍不知足,乃至对他人强行拆迁。

狗发情时,跑到野外找相好的过把瘾就完事,而贪官包二奶、玩情妇、泡小妞,没完没了,而且连嫖娼都由公费报销。

狗看门尽心尽职,见到可疑的人又叫又扑,贪官却监守自盗,连经手的扶贫款、救灾款都敢中饱私囊。

狗不嫌家贫,贪官卷款外逃。

狗始终忠实于它的主人,而有着“公仆”称号的贪官不仅背叛而且压迫其“主人”即人民大众。

……

以上各点,贪官有哪一点及得上狗?那一批批骄奢淫逸、贪污腐败的官僚,实乃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哎呀,笔者也牵扯上狗了。实际上,贪官比狗屎臭得多:狗屎只臭一小旮旯,贪官顶风臭八百里!

继续阅读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10月 17, 201017:28:07
  • 除非特殊声明,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感动中国2020年度十大人物 教育观察

感动中国2020年度十大人物

感动中国2020年度人物 一、张定宇(身患绝症坚守抗疫一线的人民英雄) 57岁,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是最早接诊新冠患者的定点医院,收治病人全部为重症和...
疫情何时远去,答案让人震惊 社会观察

疫情何时远去,答案让人震惊

张文宏:今冬非常严峻!疫情对人类未来影响巨大!  国内疫情目前控制得还好,但全球疫情正在加速。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人类战胜疫情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  一、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最近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