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解放运动的另类思考——《娜拉走后怎样》导读

群振
群振
群振
1602
文章
355
评论
12月 19, 201022:03:45 评论 7,591

一、文章内容简介

文章首先介绍了十九世纪社会问题剧《娜拉》的作者易卜生及剧本《娜拉》的基本情节,本依据易卜生的另一部作品《海的女人》推测娜拉出走的原因是没有自由,“娜拉倘也得到这样的自由,或者也便可以安住”。

接下来作者介绍了娜拉走后会怎样,一个英国人和一个上海的文学家通过不同的方式表达出不同立场:前者在一个剧作里说,一个新式的女性走出家庭,再也没有路走,终于堕落,进了妓院;后者说娜拉终于回来了。

鲁迅肯定了这两个结果都是可能出现的。娜拉走后也只能有这两种结果。然后分析了只可能出现这两种结果的原因:娜拉没有钱——女性独立的经济基础。鲁迅认为,女性要实现在经济上与男性平均分配就要有剧烈的战斗,或者通过和平的方法,即利用亲权来解放自己的子女,从而将财产平均地分配子女们,使他们平和而没有冲突地都得到相等的经济权,此后或者去读书,或者去生发,或者为自己去享用,或者为社会去做事,或者去花完,都请便,自己负责任。但人要有记性,不能让以前女性的不幸重演。

最后,鲁迅指出即使女性取得经济权是只是相对的进步,以后还要有很多路要走,同时鲁迅指出,人性是复杂的,世上有乐于牺牲,乐于受苦的人,这些要另当别论。但这种牺牲也只能给习惯于充当看客的中国人一点短暂而浅薄的愉快,并不能改变什么。中国太对改变了,所以只有发生大的革命也有改变的希望。

二、价值意义:

《娜拉走后怎样》是鲁迅先生1923年12月26日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的演讲稿。后来收入他的杂文集——《坟》。因为有明显的受众对像,所以鲁迅这次演讲也非常具有针对性——关于女性解放。

妇女解放是五四运动的一个中心思想。韦云在文章《五四运动的妇女解放往哪里去了?》中提到:“在19011911年间创办的近30种妇女报刊,控诉封建制度对妇女的迫害,探讨妇 女解放与国家兴亡的关系。”但就当时的中国来说,妇女解放运动只是有了一个漂亮的开端,妇女解放运动有时只是停留在口号和简单反抗压迫的层次上,加上中国受到几千年封建伦理思想的浸淫,妇女解放运动的路还有很长一段要走。鲁迅在这次演讲中,以思想家的睿智,透过妇女解放运动的表象,站在整个社会和人性剖析的高度对中国新时期的妇女解放运动指点迷津。把当时中国人,特别是广大女性对妇女解放运动的认识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鲁迅写在同一个时期的小说《伤逝》也反映了鲁迅类似的思想,所以孔惠惠在《从<伤逝>看鲁迅的婚恋观》:“从由喜到悲的婚恋变换转折向人们昭示了那个年代只有经济的解放才是个性解放的根本和规则。”也非常有道理。

三、鲁迅的两个女人

众所周知,鲁迅把自己的婚姻一分为二,给了两个人,给了原配妻子朱安了夫妻之名,给了许广平夫妻之实,并与她生有一子周海婴。鲁迅虽然不是妇女解放的先锋,就是他连探讨爱情的作品也许只有小说《伤逝》一篇。但鲁迅对女性还是充满着尊重与理解,特别是自己的亲爱的人。

鲁迅称自己的原配妻子朱安为“这是母亲送给我的一个礼物,我只好接受她”。其实这里面表现了鲁迅先生在婚姻问题上体现出的被悲天悯人的情怀和甘于自我牺牲的高风亮节。正如孔庆东教授在《正说鲁迅》里说的那样:“这个女的跟他不结婚拜堂 ,不结婚在那个观念下就是休妻,如果休回去谁还要她,她一辈子怎么办?”从此以后,鲁迅以自己的丰厚收入,使朱安一直过着富足的生活。这也算是鲁迅除了婚姻,对朱安的补偿。陈漱渝在文章《鲁迅的婚恋——兼驳有关讹传谬说》:“鲁迅宁可陪着做一世的牺牲,也不愿伤害虽然无爱但却无辜的异性。”这话的确不假。

鲁迅与许广平给后,“虽然说都是现代人,但是生活中也不是毫无摩擦,毫无问题,据许广平回忆:有时候两个人生气了,鲁迅就独自一个人跑到阳台上默默地躺下 ,躺在阳台的水泥地上,小孩不懂事,他家的儿子海婴一看多好玩啊,也跑过去跟他父亲一块躺在阳台的水泥地上,他就一个人生闷气。”

当然,不论是对朱安还是对许广平,鲁迅都以丈夫的责任为他们提供了经济支持,特别是许广平,自己也有稳定的收入。她们都享有充分的人身自由。所以从这个意义上,鲁迅是一个言行一致的君子,也是妇女解放中成绩斐然的楷模。

四、精彩语言辑录

1. 从事理上推想起来,娜拉或者也实在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

2.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3. 被虐待的儿媳做了婆婆,仍然虐待儿媳;嫌恶学生的官吏,每是先前痛骂官吏的学生;现在压迫子女的,有时也就是十年前的家庭革命者。

4. 因为在现在的社会里,不但女人常作男人的傀儡,就是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也相互地作傀儡,男人也常作女人的傀儡……

5. 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

6. 可惜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

继续阅读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12月 19, 201022:03:45
  • 除非特殊声明,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