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振校对《论睁了眼看》

群振
群振
群振
1602
文章
354
评论
5月 2, 201111:29:33 9 6,573

鲁迅先生从他的早期论文《文化偏至论》起,开始宣扬一种“超人”哲学。正如他在文章《纪念刘和珍君》里说的那样:“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淋漓的鲜血……”《论睁了眼看》也或多或少地体现了鲁迅先生的“超人”哲学:“中国的文人应该有一种正面中国问题、社会弊病、人性缺点的勇气。正如他在文中所说:”世界日日改变,我们的作家取下假面,真诚地,深入地,大胆地看取人生并且写出他的血和肉来的时候早到了了 早就应该有一片崭新的文场,早就应该有几个凶猛的闯将!”“没有冲破一切传统思想和手法的闯将,中国是不会有真的新文艺的。”

才子佳人小说对中国的文学乃至对中国人性格品质的影响都是非常深远的,一方面他表现了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民的美好愿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但另一方面这也成了封建统治阶级愚弄百姓,回避社会黑暗和矛盾的手段。至于对文人轻浮无行性格的形成,才子佳人小说的“功劳”更是不能小觑。下面是正文:

虚生先生所做的时事短评中,曾有一个这样的题目:《我们应该有正眼看各方面的勇气》(《猛进》十九期)〔2〕。诚然,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作,敢当。

倘使并正视而不敢,此外还能成什么气候。然而,不幸这一种勇气,是我们中国人最所缺乏的。

但现在我所想到的是别一方面——

中国的文人,对于人生,——至少是对于社会现象,向来就多没有正视的勇气。我们的圣贤,本来早已教人“非礼勿视”的了;而这“礼”又非常之严,不但“正视”,连“平视”“斜视”也不许。现在青年的精神未可知,在体质,却大半还是弯腰曲背,低眉顺眼,表示着老牌的老成的子弟,驯良的百姓,——至于说对外却有大力量,乃是近一月来的新说,还不知道究竟是如何。

再回到“正视”问题去:先既不敢,后便不能,再后,就自然不视,不见了。一辆汽车坏了,停在马路上,一群人围着呆看,所得的结果是一团乌油油的东西。然而由本身的矛盾或社会的缺陷所生的苦痛,虽不正视,却要身受的。文人究竟是敏感人物,从他们的作品上看来,有些人确也早已感到不满,可是一到快要显露缺陷的危机一笥之际,他们总即刻连说“并无其事”,同时便闭上了眼睛。这闭着的眼睛便看见一切圆满,当前的苦痛不过是“天之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3〕于是无问题,无缺陷,无不平,也就无解决,无改革,无反抗。因为凡事总要“团圆”,正无须我们焦躁;放心喝茶,睡觉大吉。再说费话,就有“不合时宜”之咎,免不了要受大学教授的纠正了。呸!

我并未实验过,但有时候想:倘将一位久蛰洞房的老太爷抛在夏天正午的烈日底下,或将不出闺门的千金小姐拖到旷野的黑夜里,大概只好闭了眼睛,暂续他们残存的旧梦,总算并没有遇到暗或光,虽然已经是绝不相同的现实。中国的文人也一样,万事闭眼睛,聊以自欺,而且欺人,那方法是:瞒和骗。

中国婚姻方法的缺陷,才子佳人小说作家早就感到了,他于是使一个才子在壁上题诗,一个佳人便来和,由倾慕——现在就得称恋爱——而至于有“终身之约”。但约定之后,也就有了难关。我们都知道,“私订终身”在诗和戏曲或小说上尚不失为美谈(自然只以与终于中状元〔4〕的男人私订为限),实际却不容于天下的,仍然免不了要离异。明末的作家〔5〕便闭上眼睛,并这一层也加以补救了,说是:才子及第,奉旨成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6〕经这大帽子来一压,便成了半个铅钱也不值,问题也一点没有了。假使有之,也只在才子的能否中状元,而决不在婚姻制度的良否。

(近来有人以为新诗人的做诗发表,是在出风头,引异性;且迁怒于报章杂志之滥登。殊不知即使无报,墙壁实“古已有之”,早做过发表机关了;据《封神演义》,纣王已曾在女娲庙壁上题诗,〔7〕那起源实在非常之早。报章可以不取白话,或排斥小诗,墙壁却拆不完,管不及的;倘一律刷成黑色,也还有破磁可划,粉笔可书,真是穷于应付。做诗不刻木板,去藏之名山,却要随时发表,虽然很有流弊,但大概是难以杜绝的罢。)

《红楼梦》中的小悲剧,是社会上常有的事,作者又是比较的敢于实写的,而那结果也并不坏。无论贾氏家业再振,兰桂齐芳,即宝玉自己,也成了个披大红猩猩毡斗篷的和尚。和尚多矣,但披这样阔斗篷的能有几个,已经是“入圣超凡”无疑了。至于别的人们,则早在册子里一一注定,末路不过是一个归结:是问题的结束,不是问题的开头。读者即小有不安,也终于奈何不得。然而后来或续或改,非借尸还魂,即冥中另配,必令“生旦当场团圆”,才肯放手者,乃是自欺欺人的瘾太大,所以看了小小骗局,还不甘心,定须闭眼胡说一通而后快。赫克尔(E.Haeckel)〔8〕说过:人和人之差,有时比类人猿和原人之差还远。我们将《红楼梦》的续作者和原作者一比较,就会承认这话大概是确实的。

“作善降祥”〔9〕的古训,六朝人本已有些怀疑了,他们作墓志,竟会说“积善不报,终自欺人”〔10〕的话。但后来的昏人,却又瞒起来。元刘信将三岁痴儿抛入醮纸火盆,妄希福钓,是见于《元典章》〔11〕的;剧本《小张屠焚儿救母》〔12〕却道是为母延命,命得延,儿亦不死了。一女愿侍痼疾之夫,《醒世恒言》中还说终于一同自杀的;后来改作的却道是有蛇坠入药罐里,丈夫服后便全愈了。〔13〕凡有缺陷,一经作者粉饰,后半便大抵改观,使读者落诬妄中,以为世间委实尽够光明,谁有不幸,便是自作,自受。

有时遇到彰明的史实,瞒不下,如关羽岳飞的被杀,便只好别设骗局了。一是前世已造夙因,如岳飞:一是死后使他成神,如关羽。〔14〕定命不可逃,成神的善报更满人意,所以杀人者不足责,被杀者也不足悲,冥冥中自有安排,使他们各得其所,正不必别人来费力了。

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在事实上,亡国一次,即添加几个殉难的忠臣,后来每不想光复旧物,而只去赞美那几个忠臣;遭劫一次,即造成一群不辱的烈女,事过之后,也每每不思惩凶,自卫,却只顾歌咏那一群烈女。仿佛亡国遭劫的事,反而给中国人发挥“两间正气”的机会,增高价值,即在此一举,应该一任其至,不足忧悲似的。自然,此上也无可为,因为我们已经借死人获得最上的光荣了。沪汉烈士的追悼会〔15〕中,活的人们在一块很可景仰的高大的木主下互相打骂,也就是和我们的先辈走着同一的路。

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这是互为因果的,正如麻油从芝麻榨出,但以浸芝麻,就使它更油。倘以油为上,就不必说;否则,当参入别的东西,或水或硷去。中国人向来因为不敢正视人生,只好瞒和骗,由此也生出瞒和骗的文艺来,由这文艺,更令中国人更深地陷入瞒和骗的大泽中,甚而至于已经自己不觉得。世界日日改变,我们的作家取下假面,真诚地,深入地,大胆地看取人生并且写出他的血和肉来的时候早到了;早就应该有一片崭新的文场,早就应该有几个凶猛的闯将!

现在,气象似乎一变,到处听不见歌吟花月的声音了,代之而起的是铁和血的赞颂。然而倘以欺瞒的心,用欺瞒的嘴,则无论说A和O,或Y和Z,一样是虚假的;只可以吓哑了先前鄙薄花月的所谓批评家的嘴,满足地以为中国就要中兴。可怜他在“爱国”的大帽子底下又闭上了眼睛了——或者本来就闭着。

没有冲破一切传统思想和手法的闯将,中国是不会有真的新文艺的。

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二日。

〔1〕 本篇最初发表于1925年8月3日《语丝》周刊第三十八期。

〔2〕 虚生 《猛进》周刊主编徐炳昶的笔名。《猛进》是当时一种有进步倾向的政论性刊物,1925年3月6日创刊于北京,次年3月19日出至第五十三期停刊。

〔3〕 “天之降大任于是人也”等语,见《孟子·告子》。

〔4〕 状元 科举时代殿试取中的第一名进士。参看本卷第355页注〔3〕。

〔5〕 明末的作家 指明代末年写才子佳人小说的那些作家,如着《平山冷燕》的荻岸山人、《好逑传》的名教中人等。

〔6〕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语见《孟子·滕文公(下)》:“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踰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贱之。”

〔7〕 《封神演义》 神魔小说,明代许仲琳编写,一百回。纣王在戈娲庙壁上题诗的情节,见该书第一回。

〔8〕 赫克尔 通译海克尔,德国生物学家。这里所引他的话,见所着《宇宙之谜》第四章《我们的胚胎史》。

〔9〕 “作善降详” 语出《尚书·伊训》:“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10〕 “积善不报,终自欺人” 语见东魏《元湛墓志铭》:“曰仁者寿,所期必信,积善不报,终自欺人。”

〔11〕 《元典章》 即《大元圣政国朝典章》,前集六十卷,新集不分卷。内容系汇辑元世祖中统元年(1260)至英宗至治二年(1322)间的法令文牍。刘信的事载该书第五十七卷。

〔12〕 《小张屠焚儿救母》 杂剧,元代无名氏作。见《古今杂剧》。

〔13〕 一女愿侍痼疾之夫 见《醒世恒言》第九卷《陈多寿生死夫妻》。鲁迅所说后来的改作,大概是指清代宣鼎《夜雨秋灯录》第三卷中的《麻疯女邱丽玉》。

〔14〕 关羽(160-219) 字云长,河南解县(今山西临猗)人,三国时蜀汉大将。刘备定西蜀,他留镇荆襄。建安二十四年在荆州与孙权军作战,兵败被杀。在小说《三国演义》中有他死后显圣成神的描述。岳飞(1103-1142),字鹏举,相州汤阴(今属河南)人,南宋名将。因坚持抗金,于绍兴十二年被投降派赵构(宋高宗)和内奸秦桧杀害。小说《说岳全传》中说,岳飞是大鹏转世,秦桧是黑龙转世;秦桧害死岳飞,是报前世大鹏啄伤黑龙的夙怨。

〔15〕 沪汉烈士的追悼会 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6月11日汉口群众的反帝斗争也遭到英帝国主义及湖北督军萧耀南的镇压。6月25日,北京各界数十万人游行示威,并在天安门召开沪汉烈士追悼会。有人在会场设立一座两丈四尺高的木质灵位,悬挂着三丈六尺长的挽联,上写“在孔曰成仁在孟曰正命”“于礼为国殇于义为鬼雄”;指挥台正中的白布横额上,写有“天地正气”四个大字。

继续阅读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5月 2, 201111:29:33
  • 除非特殊声明,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9   其中:访客  9   博主  0
    • 加盟 加盟 0

      好长的一篇,博主的文字功底还真是不错呀!

      • 盘锦做网站 盘锦做网站 0

        嗯,我很认同,期待更精彩的分享

        • 欢喜岭采油厂 欢喜岭采油厂 0

          啊,好博文,学习了,以后要经常来

          • 淘宝网返利 淘宝网返利 0

            宝宝淘宝返利网http://www.zloli.com 文章不错,收藏起来!

            • 锦州采油厂 锦州采油厂 0

              好久没来了,继续支持大大http://www.huanxiling.com/

              • 金顺道物流 金顺道物流 1

                过来看看 留个脚印

                • 青岛红酒 青岛红酒 1

                  假期结束,来看看啦

                  • 老鹰训练营 老鹰训练营 4

                    五一也不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