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若是个年轻日本人,我会选择移民

群振
群振
群振
1532
文章
347
评论
3月 18, 201517:59:33 评论 2,108 4897字阅读16分19秒

【编者的话】我曾经建议我们的领导为我们做老师的报销一些书费,领导的回答是"网上什么都有",他的意思很明显,我们需要的东西都可以在网上找到,但我觉得他的话只说对了一半,正因为"网上什么都有",所以要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真是不太容易,高中教师谈不上是一种轻闲的职业,百度到的往往是一些大杂烩,这个工作多么庞杂,一天到晚喝茶叶水、蹲办公室的人是无法体会到的;另外,"网上什么都有"其实也反映了这位领导对互联网的认识有些肤浅:从专业的角度,其实网的的知识都不系统,也不专业,很系统和专业的东西大半是要收费的,每个人都能打开的网页,它的含金量不见得太高。但领导的话是有道理的,比如这篇文章,真的写得很好,而且是免费的,它让我们中国人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到了日本的一些问题,它对日本的社会问题有独到理解,又可以站在西方的角度全面审视日本社会,真是难得的一篇好文章。

BWCHINESE中文网3月24日文章 原题:什么让日本变成平庸的国家? 日本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就是它自己的人口问题。日本社会老龄化严重,而年轻一代的数量不足。比起这个,日本其他的诸如陷入停滞的经济和没有强势的领导人等等问题都不是问题。如果日本人口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那么这个国家的前景将十分黯淡。

列举如下数字就够让看官们一望而知。日本的生育率是每个妈妈平均生1.39个儿童,远远低于公认的最低替代率2.1。如此的低生育率慢慢让日本社会每位退休老人需要2.8个工作人口来供养,而1950年代时的日本,还是10个工作人口供养一位退休老人,变化非常之快。

预测结果显示这个比率还会长期降低,到2022年降到每2个工作人口养一个老人,而到了2060年将达到1.3。真到了1.3个工作人口负担一位退休老人的时候,也许年轻人会不堪重负而被迫选择逃离日本。

日本社会从二战后开始由7200万人口到1亿2800万人口,一直增长了65年的这个过程在三年前达到了顶点。三年时间,日本人口已经降到了1亿2750万人口。人口的下降必将伴随着经济规模的萎缩,这点毫无疑问。日本昨天的很多成就,都将永远成为历史。

很多很多年来,日本的女人们顺从地接受日本社会文化一直以来赋予女人的角色和职责:相夫教子,扶老携幼,做全职太太。她们也一直很愿意这样做。

但是当新一代日本女人们开始去世界其他地方旅行,接触到了不同的人不同的想法,当她们实实在在地体会到参与工作并拥有了经济独立和个人自由带来的感觉,日本女人们的想法和世界跟着发生了巨变,再也回不去了。

我知道有一些在新加坡航空公司工作过的日本籍空姐后来选择嫁给了她们的新加坡男同事。她们亲眼看到了新加坡女人们婚后是如何生活的,你不用跟公婆住一起,你的丈夫也不会用那种男权主义的颐指气使的态度对待你。

日本社会对此做过挣扎,男人们用尽了手段试图压制这种女性独立的思潮并且千方百计使她们在经济上保持对自己老公的依赖,但是这种尝试最后失败了。

女人们用了差不多一两代人的时间就完成了向新时代女性的心理和角色转换。她们权衡利弊,更为自己着想,她们认为过去的日本女人付出了太多,她们可再也不要那样了。她们不想让孩子成为自己的累赘。这种想法也使得很多日本女人一生不嫁。另外还有一些日本女人虽然结婚但是坚持不要小孩。很多日本企业的墨守成规也让情况变得糟糕起来。

瑞典企业允许女人工作,休产假再回来上班;而很多日本企业却说,如果我的女员工去休了产假,那么她就自动被转成临时工了。

这样一来,很多想在职业道路上有所作为的女人,包括那些想要和正式员工匹配的收入水平的女员工,就会认为生孩子是她们职业道路上的一块绊脚石。因此,很多日本女人虽然心里也想要生孩子,却终究没有迈出那一步。

新加坡也同样面临着低生育率的问题,我们比日本好不到哪里去。但是这两个国家有个本质的区别:新加坡通过接收移民部分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而日本呢,日本民族是出了名的排斥移民。所谓保持大和民族血统的纯正好像是日本民族天经地义,根深蒂固的想法。因为这个,根本就不会有人公开讨论所谓通过接受外国移民来解决生育率的问题,那根本就不是一个选项,不管是对普通日本人还是对他们的政治精英阶层。

我就亲眼目睹过日本人所表现出来的对于纯正大和血统的自豪。二战中日本殖民新加坡的那几年,我曾在国泰大厦做英文刊物编辑。

每一年的12月8日,都会有日本军官在那儿举行庆祝仪式,他们会挥动着他们的武士刀,一边还说着" Ware ware Nihonjin waAmaterasu no Shison desu"。

他们的意思当然是,只有我们日本人是,你们都不是。当然,现在的日本人大概不会再说这种话了,可是我认为他们的潜意识里面一直还相信这些,从未改变。

我记得,那些日本人里面有一个叫George Takemura的人有些特别,他在信息情报部门工作,说话做事都很绅士,不像其他日本人那么凶恶。也许是因为他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的缘故吧。其他的日本人其实也并不完全信任他。

当一个人潜意识里面深深地相信这种说教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变得非常难办。

比如说,通过移民解决人口结构问题这样常识性的方案,却从来不是一个选项而且是一个不能说的禁忌。假如我是日本领导人,我会试图吸引那些长相和日本人差不多一样的民族,比如华人,高丽人,或者加上越南人吧。

实际上日本国内已经居住着不同数量的华人,高丽人和越南人,还有其他地方的人。我看过的数字是,56.6万高丽人,68.7万华人。

他们日语都说的非常好,生活习惯和礼仪行为也已经和身边那个大和民族的日本人没有分别。这些在日本的外族人非常渴望能够完完全全地融入到日本社会中。然而,日本社会事实上连这些生在日本长在日本的人都还是不能完全接纳,就因为日本人认为这些人"非我族类"。

想要完全理解日本社会这种小国寡民的社会形态,让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个人群:拥有纯正大和民族血统的从拉丁美洲回迁日本本土却最终不被接纳的那群人,也叫"nikkeijin"。

1980年代,日本为解决业已深化的人口老龄化问题,遂放宽了移民政策。于是,大概有几万人之多的在南美洲尤其是巴西生活和繁衍生息的日本人,不远万里跨越半个地球回迁日本本土。这些"nikkeijin"的祖父和曾祖父辈在二十年代离开日本,漂洋过海到南美洲讨生活,他们第一代大多在巴西的咖啡种植园找到工作并且安顿下来,繁衍后代。

60年后,这个初衷良好的逆迁移过程却以失败而告终。因为这些"nikkeijin"虽然说日语,虽然几代之后还有部分大和民族的基因,可是他们毕竟生长在远离日本本土的地方,他们与日本社会整体已经格格不入;日本主流社会其实将他们同样看作了外国人。

最终,2009年全球深陷金融危机时,日本政府给那些在日本一直找不到工作的"nikkeijin"一次性支付了一笔"分手费"永久送他们回了巴西。

我只能说,这些事摊上另一个对外国人更开放更接纳的国家,那基本上就成功了。难道日本政府1980年代开始实施这个政策时不希望这个政策能够取得成功,帮助他们解决生育率低的问题吗?只能说日本社会对所有外来人的排斥程度是连他们自己的政府都没有估计充分的。

日本本土上现在居住的外来人占日本常驻人口数量的1.2%,而英国是6%,德国是8%,西班牙是10%。日本社会的单一到即便是在日本上了学然后因为各种原因去国外了一段时间再回到日本的日本人都会感到有些难以适应。

语言的交流自不必说,此外你必须还要跟其他日本人一样地用肢体语言和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来表达一些微妙的意见、暗示等等。日本社会至少需要很多年,需要等到一个彻底转变的来临,才有可能成功地通过接收移民来优化自己业已老化的人口结构。

问题是,日本还等得起吗?我很怀疑。我觉得这个情况再放10年、15年不解决,日本可能那个时候已经开始不可逆转的衰退了,到时候再说解决,黄花菜都凉了。

日本已经从1990年开始经历了两个"失落的十年"了,而且我看他们正在进入第三个。1960年到1990年之间,日本GDP 30年平均复合增长率在6.2%左右。从战后的废墟中,日本人忍辱负重,拼命工作,赶英超美,40年就把日本推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宝座,当然,这都是在美国人的帮助下实现的。

随着日本经济帝国的崛起,大量日本公司在西方攻城略地,购买地产。那个时候,很多西方的分析师都警告说日本人来了,西方发达国家谁与争锋。看看现在某些人评论中国的口气,我觉得真是似曾相识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后来,随着1991年日本经济泡沫破裂,日本开始了长期的经济停滞。1991年至今日本的年均增长大概只有可怜的1%。

就在我写本文的时候,日本开始进入了第三个消沉的十年。如果日本没有人有眼光和决心采取断然措施解决人口问题,那么不要说重回巅峰,就是想达到过得去的经济增长,都是痴人说梦。

人口数量与结构,是个重大问题,因为它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宿命。如果一个国家人口数量下降或者整体慢慢变老,那么这个国家其实就在走向衰弱。老人不消费,他们很好换新车,他们觉得旧电视看着也挺好。他们不怎么买新的西装,也不买新的高尔夫球杆。他们人生早已定型,他们认为生活所需要的,他们早就有了。他们甚至很少去高档餐厅消费。就人口问题这一条,我就对日本的未来感到非常悲观。

十年之内,日本的国内消费将会开始逐步萎缩,而且这可能是个不可逆的过程。也许这部分地解释了为什么日本出台了这么多经济刺激措施却没有一个能达到预期效果。

今天的日本在技术上仍然是继美国之后,按新专利数量排名,世界第二大创新生产国。但是,最终决定创新和新专利数量的,还是年轻人,不是老人。在数学领域,一个数学家大概在21岁左右达到巅峰;很少有数学家在那个年纪之后做出更伟大的成绩。

2012年5月我去日本出席了"亚洲的未来"这个研讨会。期间我跟很多日本政要都有会见和交谈。我特别地在这些交谈中就日本想要如何解决人口问题探了探他们的口风。我想知道他们真实的想法。

为了听起来不那么刺耳,我没有直说"你们会不会考虑外来移民",我只是问,"你认为应该如何解决呢?"他们大都回答:"我们会考虑更多的产假和婴儿花红"。

我听了,感觉到很失望。婴儿花红能解决多大的问题呢?在我所知道的任何一个实行了类似政策的国家,这些用于鼓励生育的政府政策的最终作用其实是非常有限的。因为这不是单纯的几个钱的问题,而是人们生活方式变了,想法变了等等这些社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即便在法国、瑞典这两个鼓励生育政策最终发挥了成效的国家,这个过程也是缓慢的,而且成本不菲。

日本这个民族有他们很牛逼的地方。2011年日本东北部大地震发生后,我们看到了日本人是如何应对的:他们不恐慌,不混乱,每个人都体面而有尊严地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他们互相帮助,共渡难关。全世界对此都感到惊叹和尊敬。

这个世界上,在面对破坏力如此惊人,造成损失如此惨重的巨大灾害时还能保持这份沉着与冷静,依然如此有序和有章法的民族,真可谓凤毛麟角。

另外,日本人干起工作来那份追求完美的劲头,世界其他国家也鲜有对手。看看他们生产的精美无比的电视机,汽车,甚至到日本料理中顶级的寿司等等,真是让人印象深刻。日本人的团队精神也是无人能出其右。

在个体上,中国人和韩国人可以做得和日本人大体同等出色。但是比拼团队的话,他们比不过日本人。可能就是日本民族的这些优点,曾经让我认为,一旦他们认识到自己的人口问题的严峻性,他们就会出手解决。日本的邻国还都在壮大当中,只有它自己,已经慢慢萎缩,并且还对此无动于衷。这真是让我摸不到头脑。

我已经对日本社会在人口问题上能冲破局限、勇于解决不报任何希望了。并且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依然无动于衷。

我认为,日本就是一个正走向平庸,即将"泯然众人矣的"的国家。当然,普通日本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在未来很长时间内不会有显著降低。不像西方有些发达国家,日本政府的"外债"很少。并且,日本的科技依旧发达,国民受教育程度很高。

所有这些都能帮助日本拖拖时间,但是人口问题最终带来的影响,是逃不掉的。如果我是个年轻的日本人,我很可能会选择移民到别的国家去,因为在日本,我看不到未来。

(原标题:李光耀:若是个年轻日本人,我会选择移民)

继续阅读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