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停黄梅雨

群振
群振
群振
1601
文章
356
评论
4月 5, 201514:57:24 评论 2,277

调停黄梅雨 清朝某年,春末夏初的一天,三位同窗好友约定在酒楼小酌。

细雨,方生、姚生先至。稍候片刻,刘生也上楼来了,手中的雨伞淌着水,见了两人便说:“咳,这雨怎么下个不止?真烦人!”

“这个季节就是多雨啦。”方生接口说,“古人不是早就这样说了吗‘黄梅时节家家雨’?”

方刘两人平时就喜欢抬杠,方生话音刚落,刘生马上反击:“这个季节本必多雨,古人早就这样说了‘梅子黄时日日晴’。”

两人各持己见,争得面红耳赤。

“两位所言,都有一定道理。”姚生历来是充当调停人的角色,这时他开口了,“不过,还有一句古诗,两位倘是记得,就不用如此争辩了。”

“是哪一句?”方刘两人齐声急问。

“‘熟梅天气半晴阴’,不是吗?”

姚生话音刚落,“哈哈哈”三人齐放声大笑起来。

三人言及的诗句,都是出自宋人的诗: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赵师秀《约客人》

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

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

——曾几《三衢道中》

乳鸭池塘水浅深,熟梅天气半晴阴。

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

——戴敏《初夏游张园》

春末夏初,正是梅子黄熟的时候,常是阴雨连绵,人们称为“黄梅季”、“黄梅天”、“黄梅雨”。历代写黄梅雨的诗歌就不少。如宋代贺铸的(青玉案)词:“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以绵绵不绝的黄梅雨喻“闲愁”,化抽象为具体,又传神之至,作者因而被号为“贺梅子”。至于上面三首诗,同是写黄梅季,但天气有所不同,那是因为诗人写的是当时自己的所见所闻。正如唐代的杜牧,在出游的路上恰好碰上下雨,留下了人们熟悉的“清明时节雨纷纷”的诗句,但我们不可据此就认定清明时节必然有雨(实际上倒应是“天清气明”之意)。方、刘两人,都把诗中描绘的景物当做黄梅季节唯一的现象,就失之片面了。而姚生同样也借一句宋诗来调停:黄梅天不仅有雨,也有晴,而且还有“半晴阴”呢,可不能拘泥于一人一时一地的见闻呀。这样调停,委婉蕴藉,不失文人之风雅,使双方在笑声中止息干戈,可谓妙语嘉言。

同时,我们还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读古人诗,倘若拘泥不化,是会闹出笑话的。

选自《语文月刊》1999年第9期 作者:李哲华

继续阅读
历史上的今天
4月
5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4月 5, 201514:57:24
  • 除非特殊声明,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