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文言文(故事)

一、陈在衡不怕鬼

陈在衡先生,和蔼有风趣,年六十余。暮行郊野间,见二人笼灯(提着灯笼)前行,就火吸烟,久而不热(点燃)。其一人问曰:"君过首七(旧称人死后的第一个七天)未耶?"陈讶其语,漫曰:"未也。"其人曰:"宜哉,阳气未尽故阴火不燃。"陈悟为鬼。佯曰:"世言人畏鬼,信乎?"鬼曰:"非也,鬼实畏人。"陈曰:"人何足(值得)畏?"曰:"畏啐(吹气)。"陈即长吸而啐之。二鬼退至三步外,张目怒陈曰:"汝非鬼耶?"陈笑曰:"实不汝欺,吾乃与鬼相近之人耳!"再啐之,各缩其半;三啐之而灭。

——(达自《金壶七墨》)

二、两匠迁居

一人极好静,而所居介于铜铁两匠之间,朝夕聒耳,甚苦之,常曰:"此两家若有迁居之日,我宁可做东款谢。"一日,二匠并至曰:"我等欲迁矣,足下素许东道,特来叩领。"其人大喜,遽盛款之,席间问之曰:"汝两家迁徒何处?"答曰:"他搬我屋里,我搬他屋里。"

三、性刚

有父子俱性刚不肯让人者。一日,父留客饭,遣子入城市肉,子取肉回,将出城门,值一人对面而来,各不相让,遂挺立良久。父寻至见之,谓子曰:"汝姑持肉回陪客饭,待我与他对立在此。"

四、善说谎

武陵一市井少年,善说谎。偶于市中遇一老者,老者说之曰:"人道你善谎,可向我说一个?"少年曰:"才闻众人放干了东湖,都去拿团鱼(甲鱼),小人也要去拿,顾不得闲说。"老者信之,径往东湖,湖水渺然,乃知此言即谎。

吾悟:一者,即知其人善谎,岂可信其言乎?二者,东湖浩渺,焉能放干?善说谎者在善信者广也。善信者必为贪小利者。

五、当止不止 (清·纪昀)

有樵者,山行遇虎,避入石穴中,虎亦随入。穴故嵌空而缭曲,辗转内避,渐不容虎,而虎必欲搏樵者,努力强入。樵者窘迫,见旁一小窦,仅足容身,遂蛇行而入。不意蜿蜒数步,忽睹天光,竟反出穴外。乃力运数石,窒虎退路,两穴并聚柴以焚之,虎被熏灼,吼震岩谷,不食顷,死矣。此事亦足为止不止之戒也。

注释:①樵:打柴。②故:通"固",本来。③嵌空:深陷的样子。④缭曲:曲折缭绕。⑤窘迫:处境困迫。⑥窦:孔穴。⑦蛇行:像蛇一样爬行。⑧蜿蜒:曲折延伸的样子。⑨灼:炙、烧。⑩不食顷:不到一顿饭工夫。

[译文]有个砍柴的人,在山里行路遇到了一只老虎,(他)就躲到一个石洞里,老虎也跟着他进了洞。石洞本来幽深而曲折,(砍柴人)腾挪转移向里走,洞渐渐地容不下老虎了,可是老虎一心想抓住砍柴的人,就拼力强行向里走。砍柴人十分困窘急迫,(他)看到旁边一个小洞,仅能容下一人,就像蛇一样爬了进去。没想到曲曲折折地爬了几步,忽然看到光亮,最终,(他)反而走出到了山洞外。于是(砍柴人)就用力搬来几块石头,堵住老虎的退路,在两个洞口架柴堆来烧老虎,老虎被烟火熏烧,怒吼声震动山谷,不到一顿饭工夫,就死了。这件事也足以让那些应该停止却不停止的人引以为戒了。

六、孔文

孔文举年十岁,随父到洛。时李元礼有盛名,为司隶校尉。诣门者,皆俊才清称及中表亲戚乃通。文举至门,谓吏曰:"我是李府君亲。"既通,前坐。元礼问曰:"君与仆有何亲?"对曰:"昔先君仲尼与君先人伯阳有师资之尊,是仆与君奕世为通好也。"元礼及宾客莫不奇之。太中大夫陈韪后至,人以其语语之,韪曰:"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文举曰:"想君小时必当了了。"韪大踧踖。

[译文]  孔融十岁的时候,随父亲到洛阳。当时李元礼名气很大,做司隶校尉。到他家去的人,都是那些才智出众的人、有清高称誉的人以及自己的亲戚才被通报。孔融到了他家门前,对下边的人说:"我是李府君的亲戚。"已经通报上去,一起坐下来。李元礼问:"您和我有什么亲戚关系?"孔融回答说:"过去我的祖先仲尼曾经拜您的祖先伯阳为师,所以我和您是世世代代友好往来亲戚关系。"李元礼和他的那些宾客没有不对他的话感到惊奇的。太中大夫陈韪后来才到,别人就把孔融说的话告诉给他听,陈韪说:"小的时候很聪明,长大了未必很有才华。"孔融听后说:"我猜想您小的时候一定很聪明吧。"陈韪听了感到非常不安。

七、宋有澄子者

宋有澄子者,亡缁衣,求之途。见妇人衣缁衣,授而弗舍,欲取其衣,曰"今者我亡缁衣" 妇人曰"公虽亡缁衣,此实吾所自为也"澄子曰"子不如速与我衣。昔我所亡者纺缁也,今子之禅缁也。以禅缁当纺缁,子岂不得哉?"

[译文]宋国有一个叫澄子的人,(他)丢失了一件黑色的衣服,(他)在路途中寻找。(他)见有一妇人穿着黑色的衣服,就拉住而不放开它,要取她的衣服。(他)说:"现在我丢失了黑色的衣服。"那妇人说:"您即使丢失了黑色的衣服,可是这件衣服确实是我自己的啊。"澄子说:"你不如快点给我衣服,过去我所丢失的是纺缁;现在你的衣服,(只是)单衣。拿单衣抵挡纺缁,难道你还没有占便宜吗?"纺缁:一种有里的夹衣。 [注]襌:单衣,没有里子的衣裳。

八、攘其邻之鸡者

今有人日攘其邻之鸡者,或告之曰:"是非君子之道也。"曰:"请损之,月攘一鸡,以待来年,然后已。"如知其非义,斯速已矣,何待来年?

——《孟子-滕文公下》

九、鲍叔知人

管仲曰:"吾尝为鲍叔谋事而更穷困,鲍叔不以我为愚,知时有利不利也。吾尝三仕而见逐于君,鲍叔不以我为不肖,知我不遭时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鲍 叔既进管仲,以身下之。天下不多管仲之贤而多鲍叔能知人也。

十、为财丧命

永之氓咸善游。一日,水暴甚,有五、六氓乘水船绝湘水,中济,船破,一氓尽力而不能寻常,其侣曰:"汝善游最也,今后何为?"曰:"吾腰千钱重,是以后。"曰:"何不去之?"不应,摇其首,有顷,益怠;已济者,立岸上呼且号曰:"汝遇之甚!蔽之甚!且死,何以货为?"又摇其首,遂溺死。

十一、盗鸭生毛

邑西民某,盗邻鸭烹之。至夜,觉肤痒;天明视之,鸭毛茸生,触之则痛,大惧,无术可医。夜梦一人告之曰:"汝病乃天罚,须得失者骂,毛乃可落。"而邻翁素雅量,生平失物,未尝征于声色。某诡告翁曰:"鸭乃某甲所盗,彼甚畏骂焉。骂之亦可儆将来。"翁笑曰:"谁有闲气骂恶人!"卒不骂。某亦窘,因实告邻翁。翁乃骂,其病良已。

异史氏曰:"甚矣,攘者之可惧也:一攘而鸭毛生!甚矣,骂者之宜戒也:一骂而盗罪减!然为善有术,彼邻翁者,是以骂行其术者也。"

十二、刘邦善将将

上尝从容与信言诸将能不,各有差。上问曰:"如我,能将几何?"信曰:"陛下不过能将十万。"上曰:"于君何如?"曰:"臣多多益善耳。"上笑曰:"多多益善,何为为我禽?"信曰:"陛下不能将兵,而善将将,此信之所以为陛下禽也。且陛下所谓天授,非人力也。"(选自《史记·淮阴侯列传》)

[译文]  刘邦曾经随便和韩信讨论各位将领的才能,(认为)他们各有高下。刘邦问道:"像我自己,能带多少士兵?"韩信说:"陛下不过能带十万人。"刘邦说:"那对你来说呢?"韩信回答:"像我,越多越好。"刘邦笑道:"统帅士兵的越多越好,那(你)为什么被我捉住?"韩信说:"陛下不善于带兵,但善于统领将领,这就是韩信我被陛下捉住的原因了。而且陛下的能力是天生的,不是人们努力所能达到的。"

十三、急中生智

秦昭王……囚孟尝君,谋欲杀之。孟尝君使人抵昭王幸姬求解。幸姬曰:"妾愿得君狐白裘。"此时孟尝君有一狐白裘,直千金,天下无双,入秦献之昭王,更无他裘。孟尝君患之,遍问客,莫能对。最下坐有能爲狗盗者,曰:"臣能得狐白裘。"乃夜爲狗,以入秦宫臧中,取所献狐白裘至,以献秦王幸姬。幸姬爲言昭王,昭王释孟尝君。孟尝君得出,即驰去,更封传,变名姓以出关。夜半至函谷关。秦昭王後悔出孟尝君,求之已去,即使人驰传逐之。孟尝君至关,关法鸡鸣而出客,孟尝君恐追至。客之居下坐者有能爲鸡鸣,而鸡齐鸣,遂发传出。出如食顷,秦追果至关,已後孟尝君出,乃还。

十四、明帝多变

晋明帝数岁,坐元帝膝上①。有人从长安来,元帝问洛下消息,潸然流涕。明帝问何以致泣,具以东渡意告之②。因问明帝:"汝意谓长安何如日远?"答曰:"日远。不闻人从日边来,居然可知。"元帝异之。明日,集群臣宴会,告以此意,更重问之。乃答曰:"日近。"元帝失色,曰:"尔何故异昨日之言邪?"答曰:"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注释】①"晋明帝"句:按:晋元帝司马睿原为安东将军,镇守建康。后来京都洛阳失守,怀帝逃到平阳,不久,长安也失守。晋愍帝死后,司马睿才即帝位。其长子司马绍后继位为明帝。②"具以"句:按:晋元帝为琅邪王时,住在洛阳。他的好友王导知天下将要大乱,就劝他回到自己的封国,后来又劝他镇守建康,意欲经营一个复兴帝室的基地。这就是所谓东渡意。

[译文]  晋明帝才几岁的时候,一次,坐在元帝膝上。当时有人从长安来,元帝问起洛阳的情况,不觉伤心流泪。明帝问父亲什么事引得他哭泣,元帝就把过江来的意图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于是问明帝:"你看长安和太阳相比,哪个远?"明帝回答说:"太阳远。没听说过有人从太阳那边来,显然可知。"元帝对他的回答感到惊奇。第二天,召集群臣宴饮,就把明帝这个意思告诉大家,并且再重问他一遍,不料明帝却回答说:"太阳近。"元帝惊愕失色,问他:"你为什么和昨天说的不一样呢?"明帝回答说:"现在抬起头就能看见太阳,可是看不见长安。"

十五、千金市骨

古之君人,有以千金求千里马者,三年不能得。涓人言于君曰: "请求之。"君遣之。三月得千里马,马已死,买其首五百金,反以报君。君大怒曰:"所求者生马,安事死马而捐五百金?"涓人对曰:"死马且直五百金,况生马乎?天下必以为王为能市马,马今至矣!"于是不满期年,千里马至者三。               ——《战国策》

十六、失道寡助

济阴之贾人,渡河而亡其舟,栖于浮苴之上,号焉。有渔者以舟往救之,未至,贾人急号曰:"我济阴之巨室也,能救我,予尔百金!"渔者载而升诸陆,则予十金。渔者曰:"向许百金,而今予十金,无乃不可乎!"贾人勃然作色曰:"若,渔者也,一日能获几何?而骤得十金,犹为不足乎?"渔者黯然而退。他日,贾人浮吕梁而下,舟薄于石又覆,而渔者在焉。人曰:"盍救诸?"渔者曰:"是许金不酬也。"立而观之,遂没。

微信公众号
群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