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丛花溪堂玩月作

群振
群振
群振
1602
文章
354
评论
5月 28, 201522:07:36一丛花溪堂玩月作已关闭评论 2,094

冰轮斜辗镜天长,江练隐寒光。危阑醉倚人如画,隔烟村、何处鸣榔?乌鹊倦栖,鱼龙惊起,星斗挂垂杨。

芦花千顷水微茫,秋色满江乡。楼台恍似游仙梦,又疑是、洛浦潇湘。风露浩然,山河影转,今古照凄凉。[1] 

2作品赏析编辑

这首词是一首玩赏风景作品,但由于融进了感叹国家兴亡的内容,从而使它的认识意义和审美意义骤然加重。全词景象大开大变,但由于描写有序、布局有致,又有"玩月"二字贯穿其间,加上词作者丰富的思想感情提纲挈领,所以,全词结构仍显得很严谨。

全词共分三部分。上片起首两句为第一部分,先总写月照澄江、水映长空的雄伟景观。上句由月而及江,下句由江而及月,勾勒出一幅月光水色交相辉映的壮丽图景。"冰轮",指月。"斜辗",即斜照。但何以必用"辗"字而不用"照"字?盖"辗"字有转动的意思,用在这里,不仅与"冰轮"搭衬得当,而且,还给人以运动感,仿佛看到了倒映在江水中的皓皓月轮,正随着江水的流动而缓缓移动。"镜天长",极言波明如镜,把整个长空都映现出来。"江练"从谢朓《晚登三山还望京邑》诗"澄江静如练"句而来,谓江水清澈见底,宛如一条长长的白色绸带。"隐寒光",则谓月光和水色浑然一体。"隐"字可谓一字传神,写出了月光无声地射照江水的韵致。而"寒"字,既与上句的"冰轮"相绾合,又暗伏下片的"秋色"。这两句的江月传神写照,境界阔大,景象宛然。

从"危阑"句到下片的"又疑是"句是第二部分,写秋月照耀下的江乡景色。"危阑"句承上启下,顺笔交代一下"溪堂玩月"的感受,词人完全陶醉在这画图般的景色之中了。"危阑",即高楼上的栏杆,照应了题面中的"溪堂"二字,说明"玩月"的所在是临江的楼台。"醉倚",写出了作者凭栏玩月赏景的情态,但"醉"字不一定是"酒醉"的"醉",而是"陶醉"的"醉",著此一字就把词人彼时的心态也写出来了。词人自我形象的出现,不仅丰富了这幅秋江月夜图的内容,也使它显得更有情趣。接下来"隔烟村"数句,便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侧面对"人如画"的"画"作了具体的描绘。"隔烟村"句从听觉的角度写渔舟夜归。"鸣木桹"也作"鸣榔",渔人捕鱼时用长木板敲打船舷,发出桹桹的声音,使鱼惊而入网,故云。但词人只是凭栏所闻,而且又因隔着烟霭迷蒙的江村,不辨渔舟从何而来,归向何处,故云"何处鸣桹"。"乌鹊"三句从视觉的角度着墨,写了三种事物的三种表现:乌鹊倦于栖息,鱼龙(复词偏义,实际就是指鱼)惊而跃起,只有北斗星默默地挂在垂杨梢头。至于乌鹊何以"倦栖",鱼龙又何以"惊起",是因为月光明亮,还是因为渔舟鸣桹,词人没说,也不必说,何况"倦"、"惊"云云,本来就包含着想象的成分,带上了词人的主观感觉。这三句虽然都从局部着墨,但布局得宜,很有层次,而且静中有动,使这幅"画"显得更有生意。

过片继续写景。换头两句又从整体上勾勒一笔,为上片所写之景描绘出一个更为广阔的背景,使整个画面显得更加瑰伟壮丽:芦花千顷,江水迷茫,渺无天际的秋色笼罩着整个江乡。芦花是江乡秋色中最富代表性的景物之一,写芦花便突出了江乡的特点。而云"千顷",则极言辽阔无垠,并非确指。至于"水微茫",这一则是月光水色交相辉映,二则也因为芦花纷纷扬扬,所以远远看去,便有了朦朦胧胧的感觉。

下片"楼台"两句与上片"危阑"句遥相呼应,把镜头拉到自己的身边来,进一步抒写凭栏"玩月"的感受。词人伫立江楼,看到秋江月夜下的清丽景象,恍若梦游仙境,又仿佛置身于洛水之滨,湘水之畔。洛水(在今河南省),相传是女神宓妃出没的地方,张衡《思玄赋》曾有"载太华之女兮,召洛浦之宓妃"的诗句,后来曹植还专门写过一篇《洛神赋》,描写了一个人神恋爱的故事。潇湘,这里指湘水(在今湖南省),屈原《九歌》中的《湘君》篇和《湘夫人》篇,都和湘水有关,写的是湘水之神的恋歌。这里"洛浦潇湘"合而用之,不仅突出了江乡之美,给词人描绘的这幅秋江月夜图涂上了一层神奇色彩,同时也强化了词人的览物之情,流露出词人对江乡的热爱之忱。

结拍三句为第三部分,景象陡然一变,情调转入悲凉,寄寓了词人的国家兴亡之感。"风露"句极写寒气浓重,浩然莫御。"山河"句和篇首"冰轮斜辗"遥相呼应,显示出时间的推移、景象的变化和词人"溪堂玩月"之久。但既云"山河影转",境界就更为开阔,整个空间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着,而不仅仅局限于"溪堂"和"江乡",它分明织进了词人的想象。这两句全为结拍一句蓄势。"今古"句是全词的结穴所在,也是作者"溪堂玩月"的最后感触所在。从古到今,明月无殊,普照人间。但词人何以会有"今古照凄凉"之感呢?这种感受首先是从严酷的现实而来。半壁江山落于金人之手,而偏安一隅的南宋小朝廷不仅不思恢复,还对主张和坚持抗金的人进行压制迫害,使他们"报国欲死无战场"(陆游《陇头水》)。词人自己的抗金方略,不但未被采纳、不被理解,反遭陷害。此时,词人登上江楼,看到雄伟壮丽的秋江月夜景色,自然要引起他的无限感慨。词人还想到了"古",想到了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南北分裂局面,故云"今古照凄凉"。"山河影转"句已自隐寓着江山易主之感,最后再以"今古"句一结,就和盘托出了作者感时伤景的悲凉情怀,使全词意韵和格调为之一变,带上一层浓重的悲古伤今、感叹兴亡的色彩。这样就使词从词人赏玩风景的情事范围开拓出去,具有了更多的内容,提高了词的境界,丰富了词的内涵。总观结拍三句,气象恢宏,意境雄浑,声情悲壮,含义深远。

陈亮所作的词的风格并非单一,于豪迈奔放之外还有幽雅秀丽的一面,而这首词则又另具风韵,远非豪迈奔放和幽雅秀丽所能概括。这首词的内容如题,通篇描绘秋江月夜的瑰丽景象,只在词的结尾处才透露出作者感时伤怀的悲凉情怀。[1]

3词牌格律编辑

一丛花

词牌名。亦称《一丛花令》。双调,共七十八字。前后阕相同,各七句,三十九字,押四平韵。以张先"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一首最为有名。

格律

冰轮斜辗镜天长,江练隐寒光。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韵)

危阑醉倚人如画,隔烟村、何处鸣桹?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中中、中仄平平(韵)

乌鹊倦栖,鱼龙惊起,星斗挂垂杨。

平仄仄平,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韵)

芦花千顷水微茫,秋色满江乡。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韵)

楼台恍似游仙梦,又疑是、洛浦潇湘。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中中、中仄平平(韵)

风露浩然,山河影转,今古照凄凉。

平仄仄平,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韵)[2]

4作者编辑

陈亮(1143~1194)南宋思想家、文学家。字同甫,原名汝能,后改名陈亮,号龙川,人称龙川先生。婺州永康(今属浙江)人。婺州以解头荐,"因上《中兴五论》,奏入不报。"孝宗淳熙五年诣阙上书论国事。后曾两次被诬入狱。光宗绍熙四年策进士,擢为第一,授建康军节度判官厅公事,未到任而卒。有《龙川文集》、《龙川词》。存词70余首。[3]

继续阅读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5月 28, 201522:07:36
  • 除非特殊声明,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