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步青谈学好语文

群振
群振
群振
1534
文章
348
评论
12月 18, 201521:14:22 评论 5,172 2086字阅读6分57秒

一、学好语言很重要。

语文是表达思想感情的工具,没有一定的语文基础,就不能很好地表达思想感情。1976年天安门出现了那么多动人的好诗,表达了对周总理的 深切哀悼和对“四人帮”的愤怒控诉。你没有相当的语文表达能力,就写不出来;即使写了,也表现不出那样的怒火,那样的激情。

二、作为中国人,总要先学好中国的语文。

中国的语文有特别好的地方。譬如诗歌吧,“绿水”对“青山”,“大 漠孤烟直”对“长河落日圆”,对得多么好!外国的诗虽然也讲究押韵,但没有像中国诗歌这样工整的对偶和平仄的韵律。一个国家总有自己的语言文字,作为中国 人,怎能不爱好并学好本国的语文呢?

三、有人认为只在学好数、理、化就可以了,语文学不好没关系。这个看法不对。

数、理、化当然重要,但语文却 是各门学科的最基本的工具。语文学得好,有较高的阅读写作水平,就有助于学好其他学科,有助于知识的增长和思想的开展。反之,如果语文学得不好,数、理、 化等其他学科也就学不好,常常是一知半解。就是其他学科学得很好,你要写实验报告,写科研论文,没有一定的语文表达能力也不行。一些文章能够长期传下来, 不仅因为它的内容有用,而且它的文字也是比较好的。

我出生在浙江平阳的山区,穷乡僻壤。家前屋后都是山。父亲是种田的,很穷,没念过书。但他常在富裕人家 门口听人读书,识了一些字,还能记帐。父亲很知道读书识字的好处,他对我们教育很严。我九岁那年,有一次,一个“足”字我不会解释。母亲生怕父亲回来打 我,就站在村口找人问字,可是站到天黑问了许多人,还是没人能解释这个字。幸而这天晚上我没挨打,也没挨骂。我们村里没有学校,十来个孩子请了个没考上秀 才的先生教书。他教我们读《论语》,读《左传》。

12岁那年父亲送我到100多里外平阳县城里的高等小学念书。我不但学习勤勉,而且养成良好习惯,不论在少年时代还是在日本留学期间,我总是每晚11时睡觉,早上5时起床,严寒季节也是这样。

1915年,我进了当时温州唯一的一所中学。那时,我立志要学文学、历史。我会背《左传》,《史记》中不少文章我也会背,《项羽本纪》那样的长文,我也背得烂熟。我 还喜欢读《昭明文选》。“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树生花,群莺乱飞。”(丘迟《与陈伯之书》)我喜欢极了。还有《资治通鉴》,共有200多卷,我打算在中 学四年里全部读完;第一年末,我已念完20来卷。后来,学校来了两位从日本学习回来的教师教我们几何,我很感兴趣,从此,我就放弃了学文学和历史的志愿而 致力于攻读数学。但我还是喜欢写文章。四年级的时候,校长贪污,学生闹风潮,我带头写了反对校长的文章。

后来,我成了数学专家,但仍然爱好语文。我经常吟诵唐宋诗词,也喜欢毛主席的诗词,现在,每晚睡觉前,我总要花二三十分钟时间念念诗词,真是乐在其中也。一个人一天到晚捧着数学或其他专业书,太紧张了,思想要僵化的。适当的调节很重要,可以帮助你更好地 学习专业。我写的诗也不少,但不是为了发表,大多是自娱之作。有时也写政治性的诗,这也是一种战斗嘛。我那篇《夜读<聊斋>偶成》“幼爱聊斋 听说书,长经世故渐生疏。老来尝尽风霜味,始信人间有鬼狐。”(见197811月3日《解放日报》是批判“四人帮”的。

四、从小打好了语文基础,这对我学习其他学科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我还觉得学好语文对训练一个人的思维很有帮 助,可以使思想更有条理。这些对我后来学好数学都有很大好处。当然,不一定都要读《论语》,其实即使是《论语》,其中也有不少可学的。“学而时习之,不亦 悦乎”,不是很好吗?“每事问”,不要不懂装懂,这也对。《古文观止》220篇不一定要全部读,但《前赤壁赋》、《前出师表》等几篇一定要读。有些文章虽 然是宣扬忠君爱国思想的,但辞章很好,可以学学它的文笔。此外,《唐诗三百首》、《宋词选》中都有很多好作品,值得一读。

读书,第一遍可以先读个大概;第二遍、第三遍逐步加深体会。我小时候读《红楼梦》、《西游记》、《三国 演义》,都是这样。《聊斋》我最喜欢,不知读了多少遍。起初,有些地方不懂,又无处查,我就读下去再说;以后再读,就逐步加深了理解。读数学书也是这样, 要把一部书一下子全部读懂不容易。我一般是边读、边想、边做习题;到读最末一遍,题目也全部做完。读书不必太多,要读得精。要读到你知道这本书的优点、缺 点和错误了,这才算读好、读精了。一部书也不是一定要完全读通、读熟;即使全部读通了,读熟了,以后不用也会忘记的。但这样做可以训练读书的方法,尤其是 学会精读的方法,也可以从中学习并掌握一本本书的思想方法和艺术性。

五、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不过几十岁,但充分利用起来,这个价值是不可低估的。

细水长流,积少成多;锲而不 舍,多石可镂;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学习语文也是这样。我对数学系的青年同志要求一直很严,一般要学4门外语,当然,首先是中文的基础要好。我还要他们挑 选一本自己喜欢的文学书,经常看看、读读,当作休息。

苏步青(1902年生)中国当代数学家。浙江平阳人。曾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数学会副理事长,浙江大学复旦大学教授。著有《微分几何学》、《射影曲面概论》等。

摘自《怎样读书最有效》

继续阅读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