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试教育是农村学生的福音吗?

two12 2月 10, 201619:58:29教育观察评论2,875阅读模式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有入学考试制度。改革应试教育从不意味着取消高考制度。我国每年有近千万考生参加高考,怎么可能没有高考呢?

 

作者:杨东平,腾讯大家专栏作者。

 

这次,反对应试教育的议题是被一位“阿玛尼少年”点燃的。深圳市13岁的少年柳博是全国少工委委员,不久前他在列席区政协的会议时发表了关于改革应试教育的建议:“我们希望能继续推行教育改革,革除应试教育的弊端,更多地注重我们能力和素养的培养,不要让一张考卷来决定我们的未来。我们还希望学校多增加创新创客课程,也可以通过社会实践活动来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这段话与国家的政策方针完全一致,表达完整准确、中规中矩,但比较缺乏儿童特点。

 

 

真正的亮点是他身穿的阿玛尼西装,他充满光环的不凡经历,使他成为媒体人物。他旁听会议成为“富二代”把持政治资源的证据,他反对应试教育也成为“富二代”维护特权的宣言。对柳博的口诛笔伐主要出自对社会不平等的义愤,并不是认真的教育讨论。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种非常情绪化的“政治正确”的宣泄全面裹挟了对应试教育的评价,将对社会不公的愤懑转化为对应试教育的捍卫,从而变得理直气壮、义正辞严。似乎因为“富二代”反对应试教育,“穷二代”就必须捍卫应试教育。一些网友对应试教育的辩护,证据是中国数十年来保家卫国、为国争光的科学家和科研力量,绝大多数都是在应试教育模式下野蛮生长起来的高级知识分子云云。这一逻辑显然是不圆满的,因为如郭永怀、钱学森、李四光等新中国杰出的科学家,很多不是应试教育培养的;否则,晚年钱学森为什么会发出“几十年培养不出创造性人才”的叹息?近年来国家科技成果一等奖屡屡出现空缺,不也是一种说明吗?柳博说“不要让一张考卷来决定我们的未来”,被推演为要取消高考制度,从而产生“穷二代不再有翻身机会”的担忧。但这个前提是不存在的。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有入学考试制度。改革应试教育从不意味着取消高考制度。我国每年有近千万考生参加高考,怎么可能没有高考呢?为应试教育的辩护发展为对西方教育制度的声讨,似乎只有中国的高考制度为贫寒子弟提供了成为精英的通道,而西方的制度使平民子弟只配接受基本的、有限的教育。这种意见也是似是而非的。在此,我想讨论和澄清以下问题:应试教育是贫寒子弟的保障吗?西方国家的教育制度是富家子弟的特权吗?应试教育是否应当改变、高考制度如何改革?

 

应试教育有利于农村学生吗?

 

通俗地解释,应试教育是一种为了考试的教育、为考试而进行的教育,考什么教什么,不考不教,因此人格养成、道德品质、个性发展、社会关怀、乃至音体美这些无法考试的内容,在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中被架空虚置,从而背离了教育树人育人的内涵,脱离了青少年成长的实际需要,成为培养考试机器和书呆子的教育。作为教育教学的“指挥棒”,考试制度不但包括高考,也包括小升初和中考。可以说影响小学的主要是小升初制度,影响初中的主要是中考制度。应试教育不仅包括考试制度,也形成了一整套价值观、精密严格的教学模式,以及重点学校等学校制度。多少年来,应试教育成为人人喊打、打而不倒的怪物,被视为中国教育难以治愈的“绝症”。

 

应试教育的危害本来是众所周知、无需论证的。但是,在现实中的确有一种声音,认为应试教育纵然有种种弊端,但毕竟改变了许多贫寒子弟的命运。现实就是这样,权贵子弟靠拼钱拼爹,穷孩子只能靠拼时间拼命。然而,应试教育真的是贫寒子弟的福音吗?

 

当我们说许多贫寒子弟通过应试教育向上流动,反映的只是应试教育的末端和出口,受益的是那些进入普通高中有望升学的学生。殊不知在他们身后,已经有无数农家子弟倒下,应试教育对贫寒子弟的摧残淘汰,从小学、初中就开始了。我国已经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但这种普及是非常脆弱和低水平的,农村学生的辍学流失仍然相当普遍。不久前,斯坦福大学与中国科学院等机构组成的“农村教育行动”(REAP),发表《农村地区的中学生辍学率:混合研究方法》一文,公布了对25000个贫困地区学生跟踪调查的结果,如图1所示:100个初一学生,到初三时仅剩69名,31人在初中阶段辍学,33人初中毕业后未上高中,最后只有37人从高中毕业。[1]这其中固然有多种原因,诸如农村教育质量低下、学校管理和师生关系差、学生的营养和健康状况等等;但许多调查显示,高难度、枯燥的应试训练,超越了许多学生的学习能力,使他们成为“差生”,严重厌学、留级直至辍学。在90年代末,就有调查揭示,农村学生流失辍学的主要因素,已经从经济困难转为无法胜任学业,最终离开学校。然而,它却我们被解读为“读书无用论”泛滥!

 

 

时至今日,严重的应试教育、沉重的课业负担、频繁的考试、炽烈的升学竞争仍然是中国青少年的噩梦,每年都有不少儿童不堪重负而自杀。2015年12月,网易教育频道发布的《全国中小学生学习压力调查》,中小学生平均每天写作业3小时,是全球平均数的2倍,是法国的3倍、日本的4倍、韩国的6倍。写作业到23点以后的比例,小学生为18.2%,初中生为46.3%,高中生为87.6%。“中小学生熬夜排行榜”的前10名依次为贵州、青海、西藏、广西、甘肃、新疆、云南、重庆、安徽、上海,几乎都是中国最贫困落后的西部地区。在一些西部农村,上普通高中甚至要复读2~3年,在许多农村高中,学生苦读、家长苦供、教师苦熬的结果,也只有20%左右的学生能进入本科院校。

 

必须说到衡水中学,它所打造的应试教育的“极致版”,似乎是有效改变农村学生命运的榜样。的确有很多农村学生进入了大学、包括重点大学;但这并不是全部的真相。不久前,北京大学黄晓婷博士基于招生大数据的研究,揭示来自普通中学农村户籍学生的比例是超级中学的8倍,也就是说超级中学中农村学生的比例远低于一般中学。[2]这验证了人们关于超级中学破坏区域教育生态,减少了农村学生进入优秀大学的判断。

 

农村学生的高等教育机会的真相

 

可见,应试教育对农村学生的伤害其实更为深重。但许多农村孩子跳出“农门”的事实,总是使人认为应试教育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最不坏”的制度。那么,唯分数论、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制度,为农村学生提供的高等教育机会究竟是怎样的呢?

 

在90年代末大学扩招之后,农村学生上大学的比例的确明显提升。1989年农村学生的比例为43.4%,2003年农村学生与城市学生的比例持平,2012年农村学生比例已经达59.1%。然而,城乡学生在数量、比例上显性的差距转化为一种隐性的结构性差距。一系列研究显示,高等教育系统中正在出现的分层大致是这样的:在国家重点高校,具有较强文化资本、经济资本和社会资本的优势阶层的子女占有较大的份额,农村学生和弱势阶层的子女逐渐减少。教育资源、教育质量相对较弱的地方性高等院校聚集了最多的农村学生,同时,也集中了最多的贫困学生。一项根据中国人民大学CGSS(全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库所做的定量研究显示,虽然城乡学生高等教育机会都在不断增加,但二者差距仍然较为明显,从整体看,城市学生高等教育机会是农村学生的2.56倍,较扩招之前有所扩大(从扩招之前的2.28倍扩大为2.77倍)。在不区分时间段的情况下,城市小学生的高等教育机会是农村小学生的3.17倍,城市初中生的高等教育机会是农村初中生的2.44倍,城市高中生的高等教育机会是农村高中生的1.26倍。[3]

 

最为明显的,是农村学生在研究性大学中的比例持续降低。如图2所示,北京大学农村学生的比例在1985年高达38.9%, 2014年的这一比例为18.5%,清华大学约为16%,而当年农村考生的比例超过60%。

 

 

资料来源:刘云杉、王志明、杨晓芳《精英的选拔:身份、地域与资本的视角———跨入北京大学的农家子弟(1978 - 2005)》,《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9年10月。

 

从北京大学新生的家庭背景构成,可以看到不同阶层子女教育机会的变化轨迹,如图3所示。干部、教师、知识分子、军人等优势阶层子女的比例在不断上升,中间的线条显示农民子弟的比例在逐渐下降。

 

 

资料来源:刘云杉、王志明、杨晓芳《精英的选拔:身份、地域与资本的视角———跨入北京大学的农家子弟(1978 - 2005)》,《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9年10月。

 

这提示我们,也许不应夸大高考制度对教育公平的作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考试只是一种表面的、形式上的平等,无法弥补学生家庭经济社会背景对学习成绩的深刻影响,难以改变农村学生的颓势。一个城市儿童3岁学英语、5岁学奥数、钢琴、舞蹈,小学就出国旅行,而许多农村小学不开设英语,学生没有坐过火车,他们之间的竞争可能是公平的吗?有研究显示,农村学生的高考成绩平均比城市学生低三四十分,这就是在研究型大学农村学生日益减少的真实原因。

 

国外如何解决教育公平问题?

 

无论西方还是中国,城市学生和优势阶层子女的学业成就更好,占据了更多的优质教育机会,是一个普遍现象。对发达国家和转型国家的一系列实证研究显示,平等主义的教育改革并不能改变家庭背景与教育成就之间的确定关系。美国的统计分析显示,SAT考试成绩与家庭经济状况的相关性远远高于与族裔的相关性。这个道理不难理解,在我国农村也是如此。为什么农村教师的子女往往学习更好、上大学的更多?因为他们家中有书,家长夜夜伏案读书备课,这种家庭环境、家长的文化程度和身教,就是一种“文化资本”。家庭的经济资本、文化资本是具有传递性的,如果父母是大学生,其子女上大学的可能性就更大。

 

无论西方还是中国,都将教育公平作为促进社会公平的基本政策。问题是在巨大的社会不平等的现实中,如何弥补弱势阶层子女的教育机会?是通过加强应试教育和改善考试制度吗?这方面,美国的实践是一个典范。为了消除种族歧视,美国在1960年代开始实行“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

继续阅读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月 10, 201619:58:29
  • 除非特殊声明,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陈平——规模越大,风险越大 社会观察

陈平——规模越大,风险越大

在本视频里,陈平教授为我们创设了一种富裕的,类似苏联和东欧的,每个城里人在乡下都有一个房子和一块地,放假带领孩子种地、养鸡、种菜。这样就会形成一种农民企业家的精神。城乡可以对流。
社会主义新农村诗 社会观察

社会主义新农村诗

昨日去农村,归来泪满巾。 田荒走野兔,不见种田人。 青壮搓麻将,翁妪带幼孙。 儿童留守多,未见爹娘亲。 偶见两书生,疯狂游戏中。 蓝天依旧在,碧水无处寻。 乡音虽未改,面容已陌生。 土砖青瓦没,沿路豪...
特招农村考生勿陷“钱穆制度陷阱” 教育观察

特招农村考生勿陷“钱穆制度陷阱”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王传涛 15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布了各自针对农村考生的招生计划。清华、北大和北师大要求考生自荐报名,北航规定须由中学推荐。四校给出的录取优惠...
高考公平正在逐步推进 教育观察

高考公平正在逐步推进

杨睿是来自国家级贫困县河北省阜平县的一名农村学生。2014年,他的高考成绩618分,虽然比河北理工类重点线多了45分,却达不到北京任何一所211学校的录取分数线。但最终杨睿却跨过了分数的门槛,被211...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