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刘和珍君》两个句子的不同理解

群振
群振
群振
1535
文章
347
评论
10月 10, 201618:48:05《纪念刘和珍君》两个句子的不同理解已关闭评论 3,140 2506字阅读8分21秒

1.关于“惊心动魄的伟大”

“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对比有两种解释。

一种认为“伟大”是反语,用来讽刺段祺瑞卫队对手无寸铁的爱国群众的“攒射”。

另一种认为是赞颂“三个女子”的崇高精神的。因为第一,这部分的中心是赞颂刘和珍等爱国青年临危不惧,互相救助的感人事迹和崇高精神的。第二,这句话的主语“这”,是指代介宾短语“当三个女子……的时候”中的“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语句的着重点是“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而不是“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作者赞颂的对象当是“三个女子”,否则这句话就应写为“当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攒射从容转辗着的三个女子的时候”了。

2.关于“伟绩”“武功”“八国联军”“几缕血痕”

“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对“伟绩”“武功”的理解,大家的意见比较一致,认为是反语,是揭露讽刺中外反动派的暴行的。

从全句看,一种意见认为这句话表明段祺瑞政府和“三·一八”大屠杀,比历史上“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八国联军和惩创学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另一种意见则认为无论从屠杀的规模还是数量,“三·一八”惨案都远没有超过历史上“中国军人和屠戮妇婴”或“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因而有的人认为:文学作品,不是历史著作,这句话的意思旨在讽刺揭露段祺瑞政府“三·一八”大屠杀的野蛮残暴,使历史上“中国军人屠戮妇婴”和“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都相形逊色。

此外,还有人指出:对“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这几句,大多数注本都认为“这几缕血痕”是指段祺瑞的大屠杀,或指祺瑞对三个女子的残杀,它远远超过了“中国军人”“八国联军”,即历史上一切中外反动派对中国人的屠杀。我们认为这样解释是不对的。

第一,“这几缕血痕”不是指段祺瑞的大屠杀,因为鲁迅明明在文中说“死伤至数百人”,死难的“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显然这场大屠杀决不只是“几缕血痕”的问题。第二,这几句也不是说段祺瑞对三个女子的残杀,远远超过了“中国军人”“八国联军”对中国的“妇婴”“学生”们的屠杀,因为那样解释令人不可思议。何况“中国军人”包括不包括段祺瑞及其卫队?如果不包括,难道段祺瑞及其卫队不算“中国军人”?如果包括,那就等于说段祺瑞杀三个女子,远远超过了包括段祺瑞在内的“中国军人”屠杀中国人民(包括“三个女子”)的罪行,这很不合逻辑。显然以上解释都无法讲通。还有,几乎所有的注本都认为“八国联军”是指1900年镇压义和团运动的八国侵略军,这也值得研究。从历史上查不出那时的“八国联军”“惩创学生的武功”。

那么这几句到底应该怎样解释呢?我认为,“这几缕血痕”是指三个女子“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崇高精神。“这几缕血痕”的“这”,和前面“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的“这”,两个指示代词,指代的都是一种事物,都指三个女子的高贵思想品质。1926年3月12日,日本帝国主义的两艘军舰开进我大沽口,炮击倾向于革命的冯玉祥的国民军,国民军被迫自卫还击,日帝即纠结了美、英、法、意大利、荷兰、比利时、西班牙,共八个帝国主义国家,向中国方面提出“最后通牒,限18日午前答复,否则各国军队即“决采所认为必要之手段”,我认为这就是鲁迅在此文中说的“八国联军”它们的强盗行径激起了我国人民的愤怒。在共产党领导下,3月18日上午,北京大、中学生和民众五千多人集会游行,强烈抗议“八国通牒”,要求“驱逐八国公使”。当学生和各界代表走到段祺瑞执政府门前请愿时,段即命令卫队向赤手空拳的群众开枪、砍杀。鲁迅在文中谴责的“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指的就是段祺瑞屠戮群众(其中有不少是妇女、小孩),这实质上也是“八国联军”在“惩创学生”(死伤者中,学生占十之七、八),深刻揭露了段祺瑞正是“八国联军”的忠实走狗,“三·一八惨案”是中外反动派在屠杀中国人民(所以下文有“中外的杀人者”之语)。这里的“八国联军”,即日、美、英、法、意、荷、比、西,它和1900年镇压义和团的“八国联军”(德、美、英、法、俄、日、意、奥)有相同的部分,但也不尽相同。那时的“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后,清政府与十一国公使签订了“辛丑条约”。十一国即“八国联军”加上荷、比、西三国。后来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从中退出;德、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亦从中退出。于是十一国中只剩下了八国。由于这八国是原先“八国联军”和十一国的主要部分,两者一脉相承,基本一样,所以鲁迅仍用“八国联军”这一称谓。

然而敌人的“伟绩”也好,“武功”也好,“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也就是说,中外反动派屠杀中国人民的“伟绩”和“武功”,统统被“三个女子”不畏强暴、“沉勇而友爱”的伟大精神压倒了。这和鲁迅赞扬俄国人民用“血液浇灭了”敌人的“烟焰”的意思相像。

鲁迅在赞颂了三个女子的“这几缕血痕”之后写道:“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也就是说,三个女子的高尚精神品质,必然唤起更多的人们觉醒。文末又说“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血色”和“血痕”的意思一致,都象征死伤者的革命精神,它必将鼓舞更多的人们奋勇前进。

鲁迅还在《无花的蔷薇之二》《淡淡的血痕中》等文中,以“青年的血”、“血痕”来赞颂在“三·一八惨案”中死伤者的革命精神,与“这几缕血痕”的意思一致。

鲁迅在本文中对刘和珍和她的战友们评价很高,说“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惊佩“中国的女性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鲁迅指出,刘和珍、杨德群、张静淑三个女子“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从这些话,更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这段文字真正的含义。

继续阅读
  • 语乐圈life
  • 语文社区
  • weinxin
  • 关注公众号
  • 优质资源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