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阅读、写作及拓展(十二)

在微信公众号“趣味语文网”底部发送“假期”可查看最新及全部文章!类似的文章两天左右发布一篇,为了避免打扰大家,我可能不再通过校信通提醒,也不在微信群里提醒,请多查看本网,或者通过微信公众号查看最新文章。家长朋友如果有什么意见和好的建议,请在本页底部留言,或者在微信公众号里留言。如有条件请您积极参与下面的阅读和写作活动,谢谢!

一、《假期作业(九)》点拨

(一)点拨

《假期作业(九)》P30“双基自助”

7.答案:C。A、句子成份残缺,应在“70周年”后加“纪念日”。B、成份残缺,在“对”后加“与”从而和“相关“搭配”。D、语序不当,“不仅"“而且”内容调换一下。

8. 答案:A。B、主客颠倒。应为“中外游客”“为……所倾倒。”C、时态不对,“揭开了”改为“将揭开”。D、句子成份残缺,“素有”“九省通衢”后加“之称”。

《假期作业(九)》P30“开心阅读”(一)《朱东润自传》

为2015年高考语文试题,这道题难度大,一方面它有很强的学术色彩,另一个方面,这与一般的传记有着很大的不同,要求考生熟悉一般传记的文体和语言特点,并有较强的概括能力。为了适应这种题型,学生平时可以读一些这样的学术文章。

(二)纠错

1. 《假期作业(九)》P30“双基自助”2

D.洗盏更酌。更:重新。

这个解释算来教参:

假期阅读、写作及拓展(十二)

但这个词的解读,在这里应该是意译,而不是直译,但我们具体到某个词的时候应该直译为好。

根据《汉语大字典》:

假期阅读、写作及拓展(十二)

这个词,译成“又”更确切些,因为根据当时的语境,作者和“客”已经从思想的困境中解脱出来,从心情上说是很高兴的的,“又”体现了当时情绪“复燃”的特点。

1. 《假期作业(九)》P30“双基自助”5 B

望美人兮天一方。美人:所思慕的人。

同理,这个义项应该是“容貌美丽的人”,喻君上、品德美好 的人。试题里的解释直接解释为”所思慕的人,其实是不确的。

(三)《苏轼列传》原文及译文

【原】苏轼,字子瞻,眉州眉山人。生十年,父洵游学四方,母程氏亲授以书,闻古今成败,辄能语其要。程氏读东汉《范滂传》,慨然太息,轼请曰:“轼若为滂,母许之否乎?”程氏曰:“汝能为滂,吾顾不能为滂母邪?”

【译】苏轼字叫子瞻,是眉州眉山人。十岁时,父亲苏洵到四方游学,母亲程氏亲自教他读书,听到古今的成败得失,常能说出其中的要害。程氏读东汉《范滂传》,很有感慨,苏轼问道:“我如果做范滂,母亲能答应我这样做吗?”程氏说:“你能做范滂,我难道不能做范滂的母亲吗?”

【原】比冠,博通经史,属文日数千言,好贾谊、陆贽书。既而读《庄子》,叹曰:“吾昔有见,口未能言,今见是书,得吾心矣。”嘉祐二年,试礼部。方时文磔裂诡异之弊胜,主司欧阳修思有以救之,得轼《刑赏忠厚论》,惊喜,欲擢冠多士,犹疑其客曾巩所为,但置第二;复以《春秋》对义居第一,殿试中乙科。后以书见修,修语梅圣俞曰:“吾当避此人出一头地。”闻者始哗不厌,久乃信服。

【译】到二十岁时,就精通经传历史,每天写文章几千字,喜欢贾谊、陆贽的书。不久读《庄子》,感叹说:“我从前有的见解,嘴里不能说出,现在看到这本书,说到我心里了。” 嘉祐二年,参加礼部考试。当时文章晦涩怪异的弊习很重,主考官欧阳修想加以改正,见到苏轼《刑赏忠厚论》,很惊喜,想定他为进士第一名,但怀疑是自己的门客曾巩写的,便放在了第二名;又以《春秋》经义策问取得第一,殿试中乙科。后来凭推荐信谒见欧阳修,欧阳修对梅圣俞说:“我应当让这个人出人头地了。”听到的人开始哗然不服,时间久了就信服此语。

【原】徙知徐州。河决曹村,泛于梁山泊,溢于南清河,汇于城下,涨不时泄,城将败,富民争出避水。轼曰:“富民出,民皆动摇,吾谁与守?吾在是,水决不能败城。”驱使复入。轼诣武卫营,呼卒长曰:“河将害城,事急矣,虽禁军且为我尽力。”卒长曰:“太守犹不避涂潦,吾侪小人,当效命。”率其徒持畚锸以出,筑东南长堤,首起戏马台,尾属于城。雨日夜不止,城不沉者三版。轼庐于其上,过家不入,使官吏分堵以守,卒全其城。复请调来岁夫增筑故城,为木岸,以虞水之再至。朝廷从之。

【译】调任徐州知州。黄河在曹村决口,泛滥到梁山泊,流入南清河,汇集于徐州城下,水位上涨如不及时排泄,城墙将要被浸坏,富裕的百姓争着出城避水。苏轼说:“富人出去了,百姓都动摇,我和谁守城?我在这里,水一定不能冲塌城墙。”又把富人重新赶进城去。苏轼到武卫营去,对卒长说:“河水将要冲坏城墙,事情紧急,你们虽是禁军,姑且给我出力。”卒长说:“太守尚且不躲避水患,我等小人,应当效命。”他就率领兵卒拿着畚箕铁锹出去,筑起东南长堤,从戏马台开始,直到城墙。雨日夜下个不停,城墙没有被淹没的仅有三版。苏轼住在堤上,路过家门也不进去,派官吏分段防守,最终保全了这座城。他又请求调发第二年的役人来增筑旧城,又用木头筑堤岸,以防水再来。朝廷同意了他的做法。

——摘自“语文新高考博客”

二、侯虹斌:举债20万为村里修路,我却很难感动

来源:澎湃新闻    

7月30日晚上,济南市天桥区魏梁村村主任李吉强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去世时年仅42岁。

这确实令人遗憾。但为什么一个普通人的去世,能成为新闻?

因为在新闻当中,他的行为,可称得上是“圣人”,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道德楷模。这样的人,今天已经很罕见了。

李吉强在村主任的岗位上干了近7年,负债20万,为村里修上了水泥路,建起了村办企业,有了文化广场、篮球场;魏梁村变漂亮了,村民富裕了。更为夸张的是,村民吃水,他承诺不让村民们拿一分钱,全村的用水费用全部由他来出,曾经有段时间,为了给村民们交水费,李吉强夜里开出租车挣钱。一年冬天,村里吃水的管道被压坏了,他就冒着冷水跳进沟里自己维修。

今年5月底,李吉强在帮村民安装电线的时候,突然胃疼不止倒在了地上,一检查才知道,得的是胃癌,而且是晚期。

正当年富力强的时候就因胃癌离去,很可惜;不过李吉强的这个病,并非没有由来,他胃疼很长时间了,平时只上卫生室拿点药片吃,因为天天那么多人来找他,太忙了!

村民得知他病了,到医院看望他。送东西,给钱,络绎不绝。开始他执意不要,让父亲挨家挨户送了回去。再后来,他叮嘱妻子,“把这些账都记下来,以后咱们还得还!”他还有一本工作日记,与工作的点点滴滴,都详细地记录了下来。

他的家人怎么办呢?父母年过七旬了,他还有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2岁。

以上,是我综合新闻整理出来的李吉强的情况。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人会为此“非常感动”了,我看到更多的评论是认为“何必呢?”唏嘘当中,不仅是不以为然,甚至还有点漠然。

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假设报道是完全真实的话,李吉强确实是一个好人,一个超凡脱俗的圣人;但他的行为,不仅不值得提倡、不值得效仿,更要引以为戒,避免成为这样的人。

在危急之中,牺牲自己、救人一命,这样的人是英雄;但在日常生活当中,牺牲自己的健康及人生,只是为了给一群有手有脚的正常人省点水费,那么,他的生命也太廉价、太滑稽了,还培养出了一群无需对他感恩的懒汉。

而他的家人呢?他自己的个人价值呢?

这个新闻还是沿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宣传口径,宣扬一个人如何伟大;如何为了大我、牺牲小我。这种宣传的特点是,如果仅仅是认真履行工作责任,带领大家过上好日子,是不足够感人的,是吹棒不到位的;主人公一定要为了别人,为了集体,导致自己不是病死,就是家人病死都来不及看最后一眼。

不惨烈,歌颂的意义便削弱了,英雄的价值便减低了。

一个高度鼓励道德的社会,一个呼吁当圣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社会,会是怎么样的?号召大家专门损自己、利别人,那么,最终肥的这个人,是谁呢?这个社会的个体都受害了,最后谁从中得到好处了呢?

这个道理,两千多年前的庄子,就已经知道了。《庄子·胠箧》云:“圣人已死,则大盗不起,天下平而无故矣。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虽重圣人而治天下,则是重利盗跖也。”这段话寓意多重,但简单来说,世上推崇不论是哪种善良标准的正义、圣洁,但凡有了这种善,那么就可以有别有用心之人以此善为伪装,行自私之目的。

思想家和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将社会生活中的统治方式大致分为以下三类,分别是传统型、魅力型和法理型三种。传统型时代,是基于源远流长的传统的神圣性;笼统地说,古代中国和古代西方的君王统治都大致在这个范畴之内。魅力型时代,现在也有称为“英雄型时代”的,人们确信一些非常有个人魅力的领导人具有超凡的智慧、品质。法理型时代,则相信法律,人们普遍遵守法律、信守法律,即便领导者也不例外。

法理时代,是不需要英雄、不需要圣人的,人人都在法律法规下平等,谁也不比谁高,谁也不比谁低。在这里,假设人们都是理性人,都是尽可能地利己的;只不过,在互相制衡当中,只有制定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才能行得通,否则可能连自己该得的好处都保不住。一个有效的、能尊重游戏规则的社会里,交易成本和信任成本都是最低的,反而可能是最利己。

当然,法理时代也会有道德水平更高的人,比如说捐出大量财富的慈善家,但一般前提都是,他们不会因为行善而损害自己的生活。

而英雄时代,则依靠道德治理社会。在民众层面,经常号召大家做个高尚的人;为了别人,过得越苦、过得越惨,则越有可能成为道德标兵。

现在我们的这个社会,百姓们已经懂得用法理去审视很多问题了,但宣传和媒体还跟不上。比如像李吉强,他是很不容易,但我们感动不足,质疑更多。基层的一些路政问题为什么得不到解决,要村主任自己举债来修?修水管、修路灯,是村主任的工作吗?忙到长期没空看病,是不是基层机关的工作配置出现严重问题?更奇怪的是,一个村支书,替全村人交水费,还为此而天天晚上开出租挣钱;为什么别人不交水费?这里到底有什么毛病?

恕我直言,这种牺牲是没有价值的,也是违反人的基本理性的。

近些年来,也不乏类似的新闻。比如说,安徽人黄鹤,“举债百万做慈善,不给家人一分钱”,曾引起激烈讨论。他的父母都陷入贫困之中,一家三口都靠妻子(妻子是经济学博士)的父亲举债接济,孩子冬天穿不暖。他还称“家人还有一口饭吃,别人更需要帮助。”

河南农民杨正海,13年来陆续救助过400多名社会流浪人员,其中送回家的就有80多人。他乞讨、打杂工,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一直过着入不敷出的穷困生活,供养着这些人(很多都是劳动能力有限的),甚至还负债几万元,妻子要离婚。

更为著名的是,天津白方礼(通用称白芳礼),靠蹬三轮车支教18年,一直到年近90岁已无力再蹬了,又再看车赚取零钱;节衣缩食,没有留给照顾他的女儿,而是把所得全部捐给了教育事业,共捐了35万(那可是十多二十多年前),资助了300多个大学生的学费与生活费。

然而,看到这样的新闻,与其说是感动,不如说是心酸,是荒唐。这种“圣父型人格”,有的已属于障碍性人格了。一个对自己、对家人不负责,自己都需要救助,还妄想为全人类负责的人,给别人的帮助有限,对社会的添乱更多。我很难感动,我更愿意接受一个各司其职的社会,人人自己交水费的社会。

《吕氏春秋·察微篇》中讲了“子贡赎人”的故事: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於诸侯,有能赎之者,取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而让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夫圣人之举事,可以移风易俗,而教导可施于百姓,非独适己之行也。今鲁国富者寡而贫者多,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

“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喜曰:‘鲁人必多拯溺者矣。’”

孔子教化了我们这么多年,连上古时代的他都不相信圣人,而相信理性人;为什么今天进入了现代社会,还不理解这个道理?

三、下面是阅读,我在“网易公开课”里挑选了适合高中生观看的《中国古典诗歌意象》专题讲座。

微信请长按识别下面二维码观看:
假期阅读、写作及拓展(十二)
注意!如果用手机,请用wifi播放本视频,千万不要使用手机流量,不然您将面临高额费用!另外,如果是手机微信,请在点击右上角,选择“在浏览器打开”,才能通过点击播放视频!

四、新闻讨论话题

2017年7月28日,济南,槐荫区兴福寺路一楼盘售楼处,近500名业主参与C地块车位认筹,一度导致现场秩序混乱。业主推搡间将售楼处玻璃大门挤碎,四五人被散落的玻璃扎伤。开发商将活动紧急叫停,称后期将通过摇号方式进行,具体情况会在网上进行公示。

你怎么看?

你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点击这里提交你的文章:点击提交

注:注册本站,通过QQ或者新浪微博登录本网后,在提交文章时就可以避免输入繁琐的资料,还可以查看个人的一些测试数据,点击此处登录:通过QQ或者新浪微博登录 点击此处注册:注册本站

微信公众号
唠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