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城的春天

在一个初春的日子,我来到戚城公园,寻找它历史银河里的闪光,以便收获盼望已久的荣光与深邃。

在我们看来,濮水小镇是漂亮的假古迹,即使它有塔、阁、台、榭,也有biangbiang面,也有伤心凉皮。而戚城公园是真名胜,虽然只是残破的城墙,老旧的游览车。

戚城的春天

 

作为一个老濮阳,再一次置身其中,几乎找不到一处让人眼前一亮的景点,座落在北中部了历史陈列馆里的蚌壳的龙虎图案似乎也只是冰冷的水泥造型,陈列柜里横七竖八地摆放的瓶瓶罐罐也早因岁月流年变得灰暗、残破,看了一次就再也激发不起玩赏的兴趣。

黄河岸边的戚城曾经是一座热闹的都市,它似乎见证了虽然不十分强大,但断断续续硬是把国祚延续到秦二世的卫国的执着与顽强。昔日充满马嘶车响的诸侯会盟台也早已淹没在不知哪里的角落,严肃的发掘虽然也在继续,但也是一些粗陋的土砖、发黑的土灶。没有金银甚至铜铁,更没有传奇的爱情故事,一路逛来,人们早已丧失耐心。

早些年,公园还有不低的票价,所以进来一次也显得弥足珍贵,所以去努力做一个高雅的文士,探寻其岁月的余响。现在已经免费开放了多年,连看门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往日的神气,激不起一点探寻的愿望,走马观花地看一遭,那种心不在焉的游玩,也难说有所收获。

从文革时的破四旧,到改革开放的西风刮起,中国似乎在一夜之间建起了遍布大江南北的高楼大厦,新东方、新时代,我们迫不及待地割断了与历史的脐带,立志要重新做人。

出乎意料的是,忙碌的现代人没能在钢筋水泥筑的温柔富贵之乡里沉醉,蓦然回首,人们有些怀念古朴的瓦房,粗糙的石磨,历史久远的古迹又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

各地领导人,挖苦心思,把本地的名人古迹打扮装饰一新。戚城似乎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

名人古迹是富豪大款,也是各地引以为荣的亲人,到处炫耀、兜售,但对于濮阳来说,戚城虽然也让我们引以为荣,但它是远亲,而这位远亲并没有给我们留下让人艳羡的财产,有如北京的故宫、西安的古刹、南京的秦淮河。

戚城公园最美的景观要数东北的曲折的小湖,时值春天,周围梅花怒放,玉兰吐蕊,杨柳拂堤;亭台楼榭蜿蜒水上,曲曲折折,小巧精美,使人徘徊很久,不忍离去。但这里是安静所在,稀疏的游人似乎已经被初春的凉风吹得不见踪影。游船的主人坐在长条凳上打盹,悠闲里透着无奈。

作为一个稍懂文史的人,所到之处,我一直珍视她独特的文化底蕴。这个游船的主人,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守候着着这一方的寂寞,是不是也有这样一种情怀?或者,这块土地本就是他们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家园,他本就应该在一个不被打扰的安静所在,慵懒地靠在土墙上沐浴春天的暖阳?

春天已经到来,天气转暖,黄色的腊梅、淡紫色的玉兰、黄色的细小的迎春花,热热闹闹地争相传达春天的消息。它们不管过去,也不担忧将来,只要有适宜的环境,它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尽情绽放!

戚城有它自己的春天,过去的辉煌,现在落寞。

唠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