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文言文专号配套答案三

  • A+
所属分类:教材资料

第35版

《田布传》

1.D(注意词语的前后关联,“魏博”是地名,“节度使”是官职,二者是连在一起的。)

2.C(一缗铜钱是一千文。)

3.B(“到了任上”之后的内容不是同一时段的。)

4.(1)皇帝因田布是大臣的儿子,偶尔犯罪,准备为了宽恕他而枉法,田弘正就请求以董畹替代田布。(2)当时宦官屡次催促交战,而度支馈饷不能送到,田布便用六州租赋供给军队。

【参考译文】

田布,字敦礼,小时候聪明机灵。田弘正驻守临清,田布知道田季安将有危险,秘密告诉父亲,请求率领众人投归朝廷,田弘正觉得他与众不同。等取得魏州以后,派田布统领亲兵。官军讨伐蔡州,田布带军队隶属严绶,驻守唐州。皇帝因田布是大臣的儿子,偶尔犯罪,准备要为了宽恕他而枉法,田弘正就请求以董畹替代田布。但士兵喜爱田布而希望他留任,皇帝才作罢。田布一共经历十八次战斗,攻破凌云栅,拔取郾城,因功授任御史中丞。裴度轻装出行到沱口检阅军队,贼将董重质出动奇兵突然袭击,田布埋伏数百骑兵突然冲出进击,诸军相继到来,贼惊慌退回。蔡州平定,召入田布任左金吾卫将军。田弘正调往成德,皇帝让田布做河阳节度使,父子同一天接受任命。田布所到之处,必定裁减冗将,招募战士,宽缓赋税劝勉农耕,人们都很安定。

田弘正遇害,魏博节度使李愬患病不能统率军队。公卿议论认为魏州强而镇州弱,并且魏州人平时感恩于田弘正,因田布贤明,如果让他世袭任官,可以成功。穆宗立即征召田布,服丧期未满起任他为魏博节度使,乘驿马出发。田布号哭坚决辞让,皇帝不同意;田布便与妻子诀别说:“我不回来了!”距魏州三十里时,他披散头发光着脚行走,号哭着进入魏州。凡是年纪大的将士,田布对待他们像对待兄长一样。俸禄每月百万,一点也不纳入私门,又取出家钱十多万缗分给士卒。因牙将史宪诚是自己的部下可以任用,便委任给精锐部队。当时宦官屡次催促交战,而度支馈饷不能送到,田布便用六州租赋供给军队。率兵三万进军驻守南宫,攻破贼军两处营垒。

史宪诚暗藏异心,暗地里要乘此机会得逞阴谋,另外魏军骄侈,害怕格斗,正遇大雪,士兵寒冷粮食缺乏,军中有怨言说:“以前用兵,每一粒米都仰靠朝廷供给。如今六州都在搜刮民脂民膏,即使田尚书瘦自己肥国家,而魏人有什么罪过?”史宪诚从而加以离间,以此动摇祸乱军心。正值有诏令分调田布军队联合李光颜援救深州,士兵怨怒,不肯东去,众人于是溃散,都归附史宪诚。

田布料定兵将乱,叹息说:“不能成功了!”便上书向皇帝谢罪说:“臣观察众人意愿,终究将辜负国家。臣无功,不敢忘死。希望迅速救援牛元翼,不要使忠臣义士在河朔受害。”田布哭着授其从事李石之后,便进到屋里,走到父亲的灵座前,抽出刀来刺向心口说:“我以死上谢君父,下示三军。”说完气绝而死,终年三十八岁,追赠尚书右仆射,谥号叫孝。

《朱之冯传》

1. C(“不意人心至此”句意完整,指不料人心竟然到了这种地步,在中间断开句意不通;“讹言贼不杀人”中“人”作“杀”的宾语,“且免徭赋”的主语应是“贼”,不是“人”;“哗然”作“皆喜”的状语,“结彩焚香”作“迎”的状语,在“哗然”后断开意义不通。)

2. B(“姑指丈夫的姊妹”“小姑”均不对。“姑”在古代有多种意义,与今义显然有别的是,可作为妻子对丈夫母亲的称呼,如唐朱庆馀《近试上张水部》“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中的“姑”。此处的“姑”即为此义,因下文说到“姑李”,如果是“丈夫的姊妹”“小姑”,则应姓朱,可见“姑李”指婆婆李氏。而且下文还说到“柩还,之冯庐墓侧三年”,“庐墓三年”只能是儿子为父母守孝,由此也可看出文中之“姑”应指婆婆。)

3. D(“向下属杜勋、王承胤下跪”误解文意。据原文,实为杜勋、王承胤向之冯叩头,请求他率城中军民向贼寇投降,这样才会有下文之冯的大骂。)

4.(1)崇祯二年,(之冯)以原官获起用,晋职员外郎。因过失被贬为浙江布政司理问。(说明:“起故官”文言文中常见,多在服阕之后;“罣误”较为陌生,但可据“误”推测其义,也可译为“牵连”。)

(2)不久贼寇将至,杜勋穿上蟒袍,率领骑卒,亲到城郊三十里外恭迎,将帅士卒都逃散了。(说明:“鸣驺”指古代显贵出行并传呼喝道的骑卒,有时借指显贵,此处意译。)

【参考译文】

朱之冯,字乐三,是大兴(今北京大兴区)人。天启五年进士。授官户部主事,征税河西务(集镇名,明置户部分司、巡司于此)。赋税有盈余,贮存于国库,不据为己有。因父丧离职。

崇祯二年,以原官获起用,晋职员外郎。因过失被贬为浙江布政司理问。后逐渐升至行人司副,历任刑部郎中、浙江驿传佥事、青州参议。强盗劫持沂水百姓,牵连甚广。之冯捕获真盗,众人这才得以免罪。乐安土豪李中行违法乱纪,被之冯逮捕法办。权贵替他求情,(之冯)没有听从。晋升为副使,持捧奏表入京,将家属暂寄济南。济南城攻破,妻子冯氏将婆婆、儿子藏在他处,自己投井而死。婆婆李氏听说此事,为(儿媳)绝食而死。棺柩返乡,之冯在(母亲)墓旁搭盖茅屋,守孝三年。自从妻子死后,(他)不再娶妻,也不纳妾,一室之内,萧条冷清。

十六年正月,提升右佥都御史,出任宣府巡抚。司饷主事张硕抱因克扣军饷导致兵变,士兵们将他捆绑起来。之冯颁发安抚的公告,向商人借贷发放军饷,又秘密捕杀兵变首领七人,同时弹劾张硕抱,将其交付司法官审讯。全军都安定顺从。

第二年三月,贼寇攻陷大同。之冯在城楼召集文武属吏,供设明太祖牌位,歃血为盟誓死守城,出具赏格激励将士。可是人心已涣散,监军杜勋还与总兵王承胤抢先归降,他们见了之冯,伏身跪拜,以头叩地,请求他率城投降。之冯大骂道:“杜勋,你乃皇上倚重信任之人,故特派你来监督军队,将疆域土地托付于你,你一上任就勾结盗贼,有何面目重见圣上!”杜勋不回答,笑着走开了。不久贼寇将至,杜勋穿上蟒袍,率领骑卒,亲到城郊三十里外恭迎,将帅士卒都逃散了。之冯登城叹息,看见大炮,命令左右:“为我开炮!”一片沉默,无人响应。他亲自点火,但炮孔堵塞,有人从背后拉住他的胳膊。之冯抚胸叹息,说:“不料人心竟到了这种地步!”仰天大哭。贼寇抵达城下,王承胤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造谣说贼寇不杀百姓,还免除徭役赋税,全城为之轰动,个个喜形于色,张灯结彩,焚香迎拜。身边人想保护之冯出城,之冯怒斥他们,于是向南叩首,草拟遗表,勉励皇帝挽回民心,激励士节,随后自缢而死。贼寇将其尸身抛到护城河中,河边每天有野犬吃人尸体,唯独之冯尸身没有损坏。福王时,追赠之冯兵部尚书,谥号“忠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