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文言文专号配套答案三

  • A+
所属分类:教材资料

第37版

《周举传》

1.B(根据原文,“出为……太守”是短语,不能断开,梁商为大将军。)

2.D(“也用于皇帝”错。)

3.B(周举的想法是通过李郃传达给皇帝的。)

4.(1)议郎陈禅认为阎太后与皇帝之间没有母子恩情,应该让太后移到另外的宫馆中居住,断绝朝拜参见。(2)(周举)说严寒的冬天离开火,残损了百姓的生命,这不是贤人的本意,并拿这个道理向百姓宣示,使他们恢复熟食。

参考译文:

周举字宣光,汝南汝阳县人,是陈留太守周防的儿子。周举身材短小,相貌丑陋,但是学识渊博,见多识广,为当时儒者(读书人)所尊崇。所以,京城中流传着称赞他的话:“周宣光通晓《五经》。”

延光四年,(周举)被征召到司徒李郃府中做官。当时,宦官孙程等人拥立顺帝,诛杀了阎氏家族的人。议郎陈禅认为阎太后与皇帝之间没有母子恩情,应该让太后移到另外的宫馆居住,断绝朝拜参见。议论政事的大臣们都认为这样做是合适的。周举对李郃说:“从前,郑武姜设计杀害郑庄公,郑庄公发誓不到黄泉,母子不再相见;秦始皇怨恨他母亲行为不端,长时间不与她见面。后来,有感于颍考叔、茅焦的话,重新遵循做儿子的道义。史书上都称颂他们。现在,阎氏家族刚刚被诛灭,太后被幽禁,如果因悲痛忧愁而生出疾病,一旦逝去,皇帝将凭什么来号令天下的人呢?如果按照陈禅的建议去做,后世的人就会归罪于您。应该秘密地向皇帝上书,让皇帝尊奉太后,率领督促大臣们,像先前一样朝见太后,来满足上天的心意,符合众人的愿望。”李郃立即向皇帝上书陈述了这个道理。第二年正月,皇帝就到东宫去朝拜太后,太后从此安定下来。

周举升迁并州刺史。太原一郡之内,旧俗认为介子推是被焚烧而死,因而有寒食禁火的风俗。到了介子推死的那个月,都说神灵不乐意用火,因此百姓每年冬季有一个月要吃冷食,谁也不敢生火煮饭,一家老小不堪冷食,每年死不少人。周举到了并州,作了凭吊介子推的祭文放在他的庙里,说严寒的冬天离开火,残损了百姓的生命,这不是贤人的本意。并拿这个道理向百姓宣示,使他们恢复熟食。于是百姓的迷惑渐渐得以消除,风俗渐渐改变。

周举外调担任蜀郡太守,因事获罪被免官。大将军梁商给皇帝上书,推荐周举担任从事中郎,对他非常敬重。(永和)六年三月上巳日,梁商大规模邀请宾客,在洛水边宴饮,周举当时称病没有去。梁商与亲朋好友开怀畅饮,快乐至极。等到酒宴将散,歌唱结束,他接着吟唱了《薤露》,在座的人听了之后,都为之掩面流泪。太仆张种当时也在场,等到回来后,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周举。周举感叹说:“这就是所谓的悲哀或欢乐不合时宜,歌唱不合场所,灾祸就要到来了啊!”梁商到秋天果然死去。

建和三年,周举去世。朝廷认为周举清廉公允、诚实正直,正要任命他为宰相,很为他感到痛惜。

《辨左氏》

1.B(断句实质是考查对语意的理解,必须结合上下文语境,把握所断句部分句子的含义,再结合句式、虚词标志等综合思考。)

2.D(“四书”是《论语》《孟子》《大学》《中庸》。)

3.D(《尚书》中的话能阐明容貌与内心的差别很大,但不能证明“圣人也不能断定自己的遭遇”,这个结论是由“尧与舜都没有好的后代,颜回短命”两个事例推断出来的。)

4.(1)如果不是这样,大概是左丘明在事件发生后才记上这件事,依据单子的话把那件事牵扯到一起吧?(得分点:“然”“书”“就”“合”“……者乎”)

(2)礼,是圣人用来美化人的情感并防止不正当行为的工具。(“夫”“之所以”“饰”“闲”“邪僻”)

【参考译文】

左丘明写作《春秋外传》(即《国语》)来记载各国的言论。他记载柯陵之会说:“单襄公看到晋厉公趾高气扬,于是告诉鲁成公说,晋国一定会发生祸乱。鲁成公问他:‘是由于天道呢,还是由于人事?’单子回答说:‘我不是算命的瞎子,怎么晓得天道?我不过看到了晋侯的容貌。’又说:‘看他的容貌,就可以了解他的内心。’后来终于像单子说的那样,晋国发生了祸乱。”

左丘明爱好怪异因而不让他的书真实可信地传给后代,也太过分了!如果单子的话的确是这样,那么单子不能算作言论诚实的君子,幸而他的话恰好与后来发生的事相符合罢了。如果不是这样,大概是左丘明在事件发生后才记上这件事,依据单子的话把那件事牵扯到一起吧?

凭什么这样论断呢?(因为)观看人的外貌,即使是圣人也不能了解人的内心,并断定那个人一定有什么祸福。礼,是圣人用来美化人的情感并防止不正当行为的工具。它的各种制度,都不过是根据人们的情感而加以调节,给人们的行为规定大的范围而已。人们眼睛喜好各种颜色,于是给他们制定了各种花纹色彩来表明这种爱好;耳朵喜欢悦耳的声音,于是给他们创制了各种乐器来加以引导;外貌讲究尊敬庄重,于是给他们创制各种礼服礼帽来穿戴。又担心人们放纵,超越规定,因而采取办法节制。因此,有什么样的服饰便一定有什么样的容貌。所以说,使人们衣帽端庄,举止庄重,叫别人看了肃然起敬,那就可以防止不正当的行为,并使得坏思想不得侵入,这便是礼的作用。衣冠不端庄,举止不庄重,升降转动没有节制,不过不符合礼罢了。上天给人们祸福,难道是由于这一点吗?人们的内心又难道仅凭这一点就可以了解吗?内心产生了喜怒哀乐,一定从外貌表现出来,从这个方面来推断,还算离道理不远。单子却不这样看,仅从观察眼光脚步便断定晋侯抛弃了仁义道德,又认为不必根据天道,只就这一点便可断定人的祸福。所以我说他不是言论诚实不欺的君子,只不过他的话恰好与后来的事件相合罢了。

《尚书》说:“外貌似乎恭敬,内心却高傲得像滔天的洪水。”又说:“言辞动听,颜色和悦,内心却很奸诈。”可见容貌与内心的差别就是这样的。所以我说仅仅观察人的容貌,即使圣人也不能了解人的内心。尧与舜都没有好的后代,颜回短命,这说明即使圣人也不能断定自己的遭遇。君子修养身心,只是为了内心正直,外貌端正。如果说,从外貌知道内心,又能进一步了解到灾祸,难道可能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