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文言文专号配套答案四

  • A+
所属分类:教材资料

第38版

《史浩传》

1.C(“朋比”是一个词,不能分开,“持母丧归”不能分开。)

2.A(抗疏谓向皇帝上书直言。)

3.D(“任命”说法错。)

4.(1)高宗正在愤怒,看了奏疏之后,怒意顿消,知道奏疏是史浩起草的,说:“真是王府的官员啊。”(2)不久殿前司就抓捕市民,被抓的人很多自己折断手指,表示不能当兵。军人依仗人多,就借机抢夺百姓财物。

【参考译文】

史浩,字直翁,明州鄞县人。绍兴十四年进士及第。三十年,授任史浩为代理建王府教授。三十一年,迁为宗正少卿。适逢金国完颜亮侵犯边境,(皇帝)下诏亲自出征。当时两淮失守,建王上书直言请求率领部队担任前导。史浩极力进言说:“太子不可以率兵。”建王大有所感而觉悟,立刻让史浩起草奏疏,请求随从帝王的车驾而尽到儿子的职责,文辞意气恳切周到。高宗正在发怒,看了奏疏怒气顿时消解,知道奏疏是史浩起草的,说:“真是王府的官员啊。”接着,殿中侍御史吴芾请求派皇太子为元帅,先去视察部队。高宗也想让建王普遍了解各位将领,于是(建王)随从帝王的车驾到建康。

三十二年,孝宗接受禅位,(史浩)升任翰林学士。张浚将要谋求恢复中原,史浩和他意见不同。史浩上奏说:“首先是准备防御,这是良好的规划。假如听信浅薄无谋的人,发动不经训练的军队,说这就是恢复(大业),怎么可以呢?”隆兴元年,(史浩)被授任为尚书右仆射,首先进言赵鼎、李光清白无辜,岳飞久蒙冤屈,应当恢复他们的官爵,授予他们的子孙俸禄。(皇帝)都听从了。

先前,史浩因为要在瓜洲筑城,报告派遣太府丞史正志去视察,史正志和张浚辩论。王十朋也上奏史正志依附勾结,一并牵连到史浩,从此十三年不被召见。(后来)(史浩)被起用为绍兴府知府。为服母丧还乡,服丧期满后,担任福州知州。五年,(史浩)又担任右丞相。枢密都承旨王抃建议以殿、步二司军有许多空位为由,请求各招募三千人补充部队。不久殿前司就抓捕市民,被抓的人很多自己折断手指,表示不能当兵。军人依仗人多,就借机抢夺百姓财物。史浩上奏:“全部释放所抓的人,并逮捕军人市民为首起哄的人送去神判。”官司立案量刑时,想要拿军人、市民各一人杀头示众。史浩说:“开始挑衅的人是军人,按军法处理本来得当。至于市民,只是和他们抵抗斗争罢了,可以一样处罚吗?‘同样是死,为国而死可以吗?’这难道是军人说的话吗?”皇上发怒说:“这是把我比作秦二世了。”不久,史浩请求离职,(却被)授任为太傅。

十年,请求告老,授任太保退休。绍熙五年逝世,享年八十九岁,封为会稽郡王。史浩喜欢推荐人才,曾经拟定陈之茂升官为郡守,皇上知道陈之茂曾经说过他坏话,说:“你难道是在用恩德报答怨恨吗?”史浩说:“我不知道有怨恨,假使把这当作怨恨而用恩德报答他,这就是存心的了。”莫济为王十朋作行状,诋毁史浩尤其厉害,他却举荐莫济掌管内制。大致上他的宽厚就像这样。

《马援》

1.A(断句实质是考查对语意的理解,必须结合上下文语境,把握所断句部分句子的含意,再结合句式、虚词标志等综合思考。)

2. D(本题考查常见的文化常识。D项中“光武帝”和“汉武帝”称法都是称其谥号。)

3.C(“失败的原因归为年老而没有计谋了”错。文中没有明确失败的原因是老了没有计谋。原文是不确定的语气。)

4.(1)说要攻击东边却攻击西边,表面在此地出现却在彼地出现,即使在平地作战也要这样做,何况是在险地呢!(关键点:“而”“形”“虽”“犹然”“况”)

(2)敌人一定全部出动前来阻挡,我方秘密地派遣精锐部队乘坐快船极速前进,径直从壶头进攻,趁敌方没有防备、也没有意料到时,打他个措手不及。(关键点:“悉”“密”“径自”“以”“出其不意”)

【参考译文】

用兵的方法,不能够用一般的规律来谈论。把自己置于险境,对军事家来说是一件危险的事情,聪明的将领运用它可以取得胜利,一般的将领运用它就会失败。获胜或失败在于人(的计谋),不在于涉险这件事。只有身处险境后才能够发现将领是否能干。所以聪明的将领,不厌恶运用险招(冒险用兵),却厌恶作战没有计谋(战术)。采用多种计谋来误导敌方,这是军事家最好的战术。说要攻击东边却攻击西边,表面在此地出现却在彼地出现,即使在平地(作战)也要这样做,何况是在险地呢!(表面上)说要攻击敌方猜想到要攻击的地方,出现在敌方必然要到的地方,可是突然运用险招攻击敌方没有意料的地方。那么敌人就会惊恐失措,不知道我方是从哪里来的;这样,敌人有智谋来不及运用,有勇力没办法用来搏斗,一下子全部消灭他的部下,倾覆他的老巢,然后能够称得上是当世的伟大功劳。

从前马援率领耿舒(准备)攻打武陵的溪蛮,军队驻扎在下隽,行军进攻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壶头,一条是充。走壶头路近但是水险,走充这条路平坦但是比较远。耿舒想走充这条路,打算用常规战术取胜;马援想走壶头这条路,打算用奇兵(险招)取得胜利。汉光武帝放弃了耿舒的建议而听从了马援的计谋,马援率兵进攻后,敌人登上高处,据守险要的地方,(以致)马援的军队想前进不能前进,想后退也不能。过了不久,天气非常炎热,士兵们大多感染了疾病,最后没有交战就自己败了。

哎!像马援这样,可以说就是不懂得运用险招的军事战术了。我认为应当要从充进军,放了敌方投降的人,让他们回去告诉这个消息。多处设置疑兵,让他们擂响战鼓,竖起众多战旗,好像要从充这条路进攻。敌人一定全部出动前来阻挡,我方秘密地派遣精锐部队乘坐快船极速前进,径直从壶头进攻,趁敌方没有防备、也没有意料到时,打他个措手不及。那么敌人就会泄气胆怯,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来抵御了。五溪的这些蛮夷部落,可以凭借这一战就全部擒获了。不懂得运用这个计谋却公开地把自己置于险地,他失败了,本来就应该这样。因此(当年)韩信攻打魏豹时,布置众多士兵临近晋,却用伏兵经过夏阳,偷袭安邑,最终凭借这个计谋擒拿了魏豹。曹操攻打马超,(表面上)在潼关部署大军却暗中派军队渡过蒲阪,占领西河,最终因此击败了马超。这就是军事家高妙的战术(谋略),不是我主观地乱说啊。可惜啊,马援不懂得用这种战术。当初马援玩弄隗嚣在自己手掌里,在挥手顾盼一瞬间就打败了诸羌,攻占交趾、平定峤南,运用奇谋大获全胜,在他面前没有一个强劲的敌人,不能不说是一代豪杰啊。然而到这时就吃了败仗,难道是他人老了而且智谋也穷尽了吗?马援提出这个计谋,光武帝就依从了他,光武帝也认为这个计谋是能够取胜的了。不久马援失败后,又给他很重的罪责。开始不能够预料他的计谋不能获胜,就立即听从他,最后失败了又不能够在用刑上稍微宽恕他,却用重罪责罚他。哎!光武帝也不能说没有过错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