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文言文专号配套答案四

  • A+
所属分类:教材资料

第39版

《荆罕儒传》

1.D

2. A(“是一种狭长而较矮的床”解释错误。“胡床”亦称“交床”“交椅”,类似马扎,一种坐具。)

3.D (“贪心不足、任上挥霍无度”错误。原文说罕儒“岁入钜万”“用犹不足”是因为他“轻财好施”。)

4.(1)晋天福年间,他们相伴来到范阳,投靠燕王赵延寿,得以掌管赵延寿的亲兵。(相率:一个接一个;诣:到;委质:归附,投靠。)

(2)刘钧一向害怕荆罕儒的勇武,一直想活捉他,等到听说荆罕儒的死讯,就找出杀死荆罕儒的人,把他们杀掉了。(素:平素,一向;致:获得,得到;求:寻找。)

【参考译文】

荆罕儒,翼州信都人。年少时不修德行,和赵凤、张辇一起做盗匪。晋天福年间,他们相继来到范阳,投靠燕王赵延寿,得以掌管赵延寿的亲兵。显德初年,后周世宗皇帝寻求骁勇善战的人。通事舍人李延杰推荐了荆罕儒,世宗皇帝使召荆罕儒赶来相见,任命他为招收都指挥使。会战太原时,世宗命荆罕儒率领三千步兵先进入敌境。罕儒下令士兵背负物资走小路急攻太原,焚毁太原东门。跟从世宗平定淮南,被任命为光州刺史,后又改任泰州刺史。显德四年,泰州刚被攻下,荆罕儒真正官拜泰州刺史,兼任海陵、盐城两监屯田使。第二年三月,世宗驾临泰州,任命荆罕儒为团练使,赏赐金带、银器、鞍勒马匹。

北宋建隆初年,荆罕儒升任郑州防御,以荆罕儒为防御使,又改任晋州兵马钤辖。荆罕儒自恃勇武过人而轻视敌人,曾经率骑兵深入后晋境内,敌人大多闭城不出,荆罕儒率部掠获很多。这年冬天,荆罕儒又带着一千多骑兵抵达汾州城下,焚毁晋军草场,领军扬长而去。傍晚时荆罕儒率军在京土原扎营,刘钧派大将郝贵超带领一万多兵马来攻打荆罕儒。荆罕儒派都监、毡毯副使阎彦进分兵抵挡郝贵超。荆罕儒身着锦袍披盔甲坐在胡床上鼓舞士气,正割着羊腿大吃,听说阎彦进所部稍有退却,立即上马率兵径直攻向敌军。多名敌军一起拿戈攒击他,荆罕儒仍然力战不休,亲手杀死十几人,就这样遇害了。刘钧一向害怕荆罕儒的勇武,一直想活捉他,等到听说荆罕儒的死讯,就找出杀死荆罕儒的人,把他们杀掉了。宋太祖为荆罕儒的死痛惜不已,提拔他的儿子荆守勋为西京武德副使。就追索京土原之战上不拼命作战的人,贬阎彦进为殿直,斩杀荆罕儒部下龙捷指挥使石敬德等二十九人。

荆罕儒轻财物好施助于人。在泰州时,有海盐收益,年收入惊人,皇帝恩准他收八成的盐税,仍然不够他用。家中财货收入有记录,用出去的却不计数目。曾经有供奉官张奉珪出使泰州,自己说是后唐张际业的儿子。荆罕儒说:“我一生只听说张特进的大名,终于有幸认识了他的儿子。”优厚地款待他,送他五十万钱,一千斛大米。

荆罕儒不识字,却喜欢礼遇儒士。进士赵保雍科考落榜,游经海陵。荆罕儒问他的打算,赵保雍告诉他自己打算回京城去,还说缘江榷务(官署名)中用丝绸换茶叶有丰厚利润。荆罕儒立马召来管仓库的仆人,叫他打点仓库中的丝绸,有四千多两,都给了赵保雍。然而荆罕儒终究好勇善战,交战时不考虑胜负。一直想攻下太原,心愿没实现却战败身死,人们都为他感到惋惜。

《辛宪英传》

1.B(本句有两个对称的句式:“入则……,出则……”“在职……,在义……”根据句式的对称即可选出正确答案。)

2.C(应为“崩,中国古代称帝王或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的死为崩”。)

3.C(钟会不是辛宪英的子侄,辛宪英没有关心他的安危,而是看出了他的野心。)

4.(1)事情平定之后,辛敞便感触地说:“如果我不是与姊姊商量,便几乎做出了不义之举。”(关键词:谋,商量;不谋于姊,状语后置;几,几乎;不获于义,做出不义之举。)

(2)军旅之间,可以帮助你的,大概只有仁恕的态度而已!你一定要谨慎留意啊!(关键词:济,帮助;第一个“其”,大概,表推测语气;惟,只有;第二个“其”,一定,表祈使语气。)

【参考译文】

辛宪英为人聪明有才,善于鉴人知事。当初曹丕与曹植争夺太子之位,后来曹丕得立,曾经喜极失态,抱着辛毗的脖子说:“辛君您知道我有多么喜悦吗?”辛毗事后将曹丕的表现告诉女儿宪英,宪英感叹地说:“太子是代替君王主理宗庙社稷的人物。代君王行事不可以不怀着忧虑之心,主持国家大事亦不可以不保持戒惧之心,在应该忧戚的时候竟然表现得如此喜悦,又怎会长久呢?魏国又怎能昌盛?”

辛宪英的弟弟辛敞担任大将军曹爽的参军,太傅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之变要诛除曹爽,因曹爽已离开了洛阳而紧闭洛阳城门。大将军司马鲁芝带领曹爽的家兵,斩关夺门逃走,去会合曹爽,鲁芝便呼召辛敞一同前往。辛敞畏惧于形势,不知所措,便问辛宪英说:“皇帝在外面,太傅禁闭城门,人们说这将对国家不利,对于这件事你可有什么看法?”辛宪英说:“天下事情不能预知,但以我的判断,太傅是被逼这样做的(指发动政变)。明皇帝驾崩之前,曾把着太傅的手臂嘱咐后事,朝中人士对其遗言记忆犹新。况且曹爽与太傅同受明皇帝顾命,但曹爽独专权势,以骄奢的态度行事,对王室可说是不忠,于人伦道理亦可谓不正直。太傅此举只不过是要诛除曹爽而已。”辛敞追问:“那此事可成吗?”辛宪英回答:“怎会不成功!曹爽的才能不是太傅的对手。”辛敞便说:“那么我可以不离城而去吗?”辛宪英说:“怎可以不去?职守是人伦的大义,当我们知道别人有难,尚且会体察怜恤;如今你为人做事却弃下自身责任,是不祥之事,不可以这样做。至于要为他人而死,受他人所任,是作为亲信的职分。你不是曹爽的亲信,只是出于跟随大众的责任而已。”辛敞听过姐姐的分析后,便随鲁芝出关离城。后来司马懿果然成功诛除了曹爽,亦放过了辛敞,辛敞便感触地说:“如果我不是与姐姐商量,便几乎做出了不义之举。”

等到钟会担任镇西将军,辛宪英询问侄儿羊祜说:“钟士季(钟会,字士季)因何出兵向西?”羊祜答:“是为了要灭蜀啊。”辛宪英便说:“钟会处事恣意放肆,这不是长久为人下属的态度,我恐怕他会有异志啊。”羊祜劝辛宪英说:“叔母请勿说太多了。”后来钟会请求辛宪英之子羊琇担任参军,辛宪英忧虑地说:“那时候我见钟会出兵,虽然忧虑,但也只是为国忧而已。今天祸难将会牵涉到我的家族,而且也是国家的大事,我实在不得不阻止了。”羊琇便向司马昭极力请辞,可是司马昭却不愿接纳。辛宪英无奈之下只好向羊琇说:“此事必须实行了,你要留心!古时的君子,在家则奉孝于双亲,出外则守节于国家,担任职务时要慎思你的责任,面对义理时则要慎思你的立场,不要让父母为你感到忧虑。军旅之间,能够帮助你的,大概只有仁恕的态度而已!你一定要谨慎留意啊!”结果羊琇在征蜀之役至钟会叛变之时仍能保全自身。

辛宪英活到了七十九岁,在泰始五年去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