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文言文专号配套答案五

  • A+
所属分类:教材资料

第43版

《朱倬传》

1.D(“吾大父尉崇安日”是说“我祖父任崇安县尉的时候”,“日”是“时候”的意思;不能把“日”误解为“获寇二百”的状语,翻译成“每天”,因为那样就与事实不符了。“此饥民剽食尔”是一个判断句,作“大父谓”的宾语,中间不能断开。“绳以法”是固定结构,是“绳之以法”的省略,中间也不能断开。)

2.B(“与今日的含义大致相同”不正确。“教授”古今含义差别甚大:古代指学官,今天指高等学校中职别最高的教师。)

3.D(“劝止皇帝禅让”不对,朱倬在密奏中认为应借鉴“建康之事”的历史教训,建议“盍姑徐之”,即暂缓禅位,并没有劝止禅让的意思。至于B项中的“结果都如他所料”,可能很多同学会有疑问,其实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朱倬对刘豫必败的预测不正确的话,那么他在“陛辞”的时候,是不会提到这个问题的。)

4.(1)郡守发出檄文命令朱倬考察灾情是否属实,朱倬于是减免了灾民田赋的十分之九,郡守发怒,也无法改变他的主意。

(2)朱倬秘密上奏说:“靖康之变正因徽宗向钦宗传位太快,为什么不暂缓一下呢?”

【参考译文】

朱倬字汉章,是唐宰相朱敬则的后裔,七世祖为避祸搬迁到福建一带,于是成为闽县人。朱氏世代学《易》,朱倬被选送到太学读书。宣和五年,考中进士,调任常州宜兴主簿。金国将领侵犯边疆,边地居民请求迁地以避灾祸,朱倬替他们准备船只,还供给饮食,众人靠着这些得以渡过难关。不久,百姓到郡里报告遭受水灾。郡守发出檄文命令朱倬考察灾情是否属实,朱倬于是减免了灾民田赋的十分之九,郡守发怒,也无法改变他的主意。宣谕使明橐向朝廷推荐朱倬,当时朝廷上下正担心刘豫降敌会成为国家大害,朱倬趁着回答皇帝提问的机会,预测刘豫一定会失败。高宗非常高兴,下诏将他特别擢升。他与丞相秦桧抵触,出任地方官越州教授。因张守的举荐,又授官诸王府教授。

梁汝嘉为浙东制置使,上表请求以朱倬代理参谋。很多盗匪被擒,交给朱倬审讯,他只流配了两人,其余都释放不问。他说:“我的祖父在任崇安县尉的时候,抓到两百盗匪,最终因犯法而死的只有七十余人。祖父说:‘这只是饥民抢夺食物罢了,怎能都用法律来惩治呢?’全都免除了罪责,不拿他们邀功请赏。我难道能愧对祖父吗?”

授官惠州知州。觐见、辞别天子的时候,朱倬说到曾经预言刘豫必定失败,高宗还记得他的话,问道:“你长期沉沦下僚,是什么原因呢?”朱倬说:“是被秦桧压制的啊。”皇帝变得严肃,对他宽慰晓谕了一番,然后目送他退朝。不多久,授官右正言,多次升迁至御史中丞。朱倬曾经说:“皇帝以耳目之职相委任,这些职位不是报复仇恨、意气用事的地方,只要建言献策、纠察弹劾,就一定要与天意相吻合。”每次上疏,必定早起,在露天里向上苍祷告,如同上帝在审察监视一样。奏疏共数十章,如开仓赈灾、平抑米价、减少私盐、核查军粮,这些奏稿一概焚烧不许流传。后来他又担任知贡举,升迁参知政事。

绍兴三十一年,拜官尚书右仆射。金兵侵犯长江,朱倬陈述开战、防备、迎击三条策略,而且说士兵迎击就会取得胜利,皇帝很认同他的看法。又预测敌方会采取的三种对策:上策为耕地筑场,中策为防御守备,下策则是妄想横渡长江,金人一定会取下策。事后果然如他所料。史浩、虞允文、王淮、陈俊卿、刘珙等人为朝廷所选拔任用,都是朱倬推荐的。

高宗从建康回到临安,有内禅之意。朱倬秘密上奏说:“靖康之变正因徽宗向钦宗传位太快,为什么不暂缓一下呢?”上奏后朱倬心里很是不安,屡次请求辞职。皇帝下诏令他以观文殿学士身份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孝宗即位,职掌谏诤的臣子弹劾朱倬曾密奏太上皇暂缓禅位,他因此被降职为资政殿学士。第二年他辞去官职,去世。去世后恢复了原来的职位,丧葬善后礼式比照宰相,赠官特进。

《刁蒙吉先生事略》

1. B(“杖而后起”是说须扶杖方能站立,意义完整;“丧祭一准礼经”是说葬后祭祀完全依《礼经》之规定;“饮酒”“食肉”是并列关系,中间不能断开;“不入内室”是说不入卧室与妻子同宿;“朔望”“忌辰”同样是并列关系,中间也不能断开。)

2. A(“吏部”“官员考核升降”都不对。“吏部”应为“礼部”,礼部也不掌管官员的考核升降。据原文,刁蒙吉考中举人后,两次到京会试均落第,于是放弃科举。会试由礼部主持,由此可推知“春官”指礼部,不指吏部。)

3. A(“放弃科举后,他每天闭户研读……”时间有误。“日取四子、五经及宋元以来诸儒书,反复寻究”是在明朝灭亡、清朝建立后,与“弃举子业”之间还有一段时间。注意:“国朝”指本朝,因本文作者是清人,故此处指清朝。)

4.(1)他曾说君子保持节操品德的方法有三个,为言辞谈吐不随意,收受给予不马虎,出仕隐退不苟且。

(2)明末流寇进犯州城,先生捐弃家产,呼吁群众,发誓坚守,城池得以保全。

【参考译文】

刁先生名包,字蒙吉,晚年别号“用六居士”,为直隶祁州人。父亲刁克俊,喜好圣贤之道,乐于周济穷人,学者称为“贞惠先生”。先生自小聪敏过人,崇尚道德操行。二十五岁时,参加明天启丁卯年乡试,以古文著名于国都及附近地区。随即两次参加会试,均落第。于是放弃举业,竭力振兴古文,以此为己任。在城角开垦土地,构筑书斋,取名潜室,亭子名为肥遁,每天在其中闭户读书,不分寒暑。求学的人尊崇他,从师受业者非常多。

甲申年明朝灭亡,先生在所住顺积楼设立庄烈愍皇帝牌位,衣着斩衰,遵照丧礼,早晚吊祭。大顺王朝敦促先生出仕,他以死相拒,几乎遇难,恰逢李自成败退,才得以免祸。清朝建立,于是不仕。每日研读四书、五经及宋元以来诸儒著作,反复探究,前后二十年,孜孜不倦。曾说君子保持节操品德的方法有三个,为言辞谈吐不随意,收受给予不马虎,出仕隐退不苟且。尤其爱好梁谿高忠宪所著的书,说:“不读此书,险些虚度一生。”于是设立牌位供奉忠宪,与供奉父亲的礼仪一样。偶有过失,一定拜谒他们的牌位,悔过谢罪说:“我不成器,深深愧对父师。不堪为子,不配为人。”他的勇于自我克制,就像这样。之前,父亲去世,先生三天滴水不进,母亲哭着劝慰他,才勉强吃了一点。胡须头发全白了,须扶着拐杖方能站立。葬后祭祀完全遵照《礼经》规定。父亲已安葬,他在庭中檐下盖了茅舍,三年不饮酒,不吃肉,不入卧室。每逢初一、十五及父亲忌日,就悲伤呼号,连行路之人也为之感动。六十七岁时,为母守孝,因居丧过哀而憔悴,以致病不能治愈。快去世时,整理衣冠,起身端坐,向贞惠及忠宪公牌位辞别。家人请问家事,不答,缓缓说道:“我胸中了无一事,就要走了。”于是瞑目而逝。学者私谥为“文孝先生”。

先生生平质朴,似不善言论。言及大义之处,必神色庄重,侃侃而谈,尊卑长幼,无不聆听。州中有不能决定的大事,一定等待先生的一句话作为决断。明末流寇进犯州城,先生捐弃家产,呼吁群众,发誓坚守,城池得以保全。贼寇离去之后,流亡百姓满路都是,先生搭建房屋,供养他们,生病者给予医药,保全救活者尤其多。有山东逃难来的七十多名妇女,先生挑选稳重正派的仆人,护送她们还乡。临走前,先生行八拜之礼郑重托付,家人感动不已,竭力护送,沿途经过六府,终于将她们平安送回家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头像 天长地久 0
      炮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