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修二一轮复习——《诗经》

必修二一轮复习——《诗经》
群振 管理员 提问于 2月 以前

一、基础知识拓展

氓:民,平民、百姓。

特指外来的百姓:

廛无夫里之布,则天下之民,皆悦而愿为之氓矣。

廛:chán本义:古代城市平民一户人家所居的房。廛,二亩半一家之居也。《孟子·公孙丑上》

译文:人们居住的地方,没有劳役税和额外的地税,那么天下的人都会高兴,愿意来做那里的百姓了。

近义词:

人:民、民众。

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柳宗元《捕蛇者说》

家人:平民,老百姓。

民人:人民、百姓。

民:人民、百姓。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屈原《离骚》

庶:平民、百姓。

元元:百姓、黎民。

黔首-布衣-黎民-黎元-闾左

醮:jiào,出嫁、已婚女子再嫁。也称”再醮”或者“改醮“。

归:出嫁 “后五年,吾妻来归 。”(《项脊轩志》)

适:出嫁,”贫贱有此女,始适还家门。“(《孔雀东南飞》)

行:女子出嫁。”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诗经·鄘风》)与“留”相对,指儿子娶媳妇。 “然则女子之行留,皆得罪于其家者,母实为之。”(《颜氏家训·治家》)

出阁:女子出嫁。

出降:专指公主出嫁。 “太和公主出降回鹘。”(《李肇《国补史》》) “长乐公主,文德皇后所生也。贞观六年将出降……”(《《贞观政要公平》》)

二、高考指津:

《诗经》是中国文学传统的源头,随着高考改革的不断发展,求本溯源也是一个备考的重点。

《诗经》的文学艺术特色:

《诗经》的艺术特点:《诗经》以四言为主,兼有杂言,在结构上多采用重章叠句的形式加强抒情效果,每一章只变换几个字,却能收到回旋跌宕的艺术效果,在语言上多采用双声叠韵、叠字连绵词来状物、拟声、穷貌。

《诗经》的押韵方式多种多样,常见的是一章之中只用一个韵部,隔句押韵, 韵脚在偶句上,这是我国后世诗歌最常见的押韵方式。

此外,《诗经》在押韵上有的句句押韵,有的隔句押韵,有的一韵到底,有的中途转韵,现代诗歌的用韵规律在《诗经》中几乎都已经具备了,赋、比、兴手法的成功运用,是构成《诗经》民歌浓厚风土气息的重要原因。

三、《诗经》知识拓展

《<诗经·卫风·氓>独立女子形象》:

展开

《中国文学的源头——诗经》:

《名人<诗经>取名趣谈》

《诗经》中的“颜如玉”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qiú)蛴(qí)①,齿如瓠(hù)犀(xī);螓(qín)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

好个修美的女郎啊,手像春荑好柔嫩,肤如凝脂多白润,颈似蝤蛴真优美,齿若瓠子最齐整。额角丰满眉细长,活泼漂亮,顾盼神飞。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车》

有位姑娘和我同在一辆车上,脸儿好像木槿花开放,跑啊跑啊似在飞行,身佩着美玉晶莹闪亮。哎呦姜家大姐不寻常呢,实在是美丽又漂亮啊。

四、作文素材整理集锦

(1)坚贞与反抗——《诗经·氓》、《孔雀东南飞(并序)》

这是一首弃妇诗,描写了弃妇与负心男子从订婚、迎娶,又到遭受虐待、遗弃的经过,表达了弃妇对遭受虐待与遗弃的痛苦与悲哀,同时也表达了她对“二三其德” 的男子的愤怒,尽管她也怀着对往事的无可奈何,但她对爱情与婚姻的忠贞又表现了坚决的抗议和“不思其反”的决心。应是人性纯美的最早体现。

刘兰芝与焦仲卿的婚姻悲剧,揭露了封建家长制和封建礼教摧残青年男女幸福生活的罪恶,热情讴歌了刘兰芝、焦仲卿忠贞不渝的爱情和对压迫者的反抗精神,反映了人民群众对被迫害者的无限同情和追求婚姻自由、珍惜爱情生活的强烈愿望。

(2)追求与坚守——《离骚》

两千多年前的伟大爱国主义诗人屈原在遭到小人馋毁被流放时,依然坚守自己的精神家园,依然热爱着自己的祖国,坚持对美好理想的追求,用一种磐石般的坚贞诠释人生的崇高,从而感动着世世代代的人。他用一颗高贵的心灵挥洒出惊天动地的华章——《离骚》永远是文学宝库中的精品。

(3)追求与本真——《短歌行》

短歌不短,意蕴深长。诗歌抒发了诗人渴望招纳贤才、建功立业的宏图大愿。言志的同时也抒发了诗人的感情:有人生苦短的忧叹之情,有对贤才的渴求之情,有既得贤才的欣喜之情,有对犹豫徘徊的贤才的劝慰之情,有坚信自己礼贤下士、天下贤才定会归附自己的自信之情。

(4)离苦与乡愁——《采薇》、《涉江采芙蓉》

寒冬,阴雨霏霏,雪花纷纷,一位解甲退役的征夫在返乡途中踽踽独行。道路崎岖,又饥又渴;但边关渐远,乡关渐近。此刻,他遥望家乡,抚今追昔,不禁思绪纷 繁,百感交集。艰苦的军旅生活,激烈的战斗场面,无数次的登高望归情景,一幕幕在眼前重现。《采薇》,就是三千年前这样的一位久戍之卒,在归途中的追忆唱 叹之作。

《涉江采芙蓉》是游子思乡之作,只是在表现游子的苦闷、忧伤时,采用了“思妇调”的“虚拟”方式:在穷愁潦倒的客愁中,通过自身的感受,设想到家室的离思,因而把同一性质的苦闷,从两种不同角度表现出来。

(5)生与死——《兰亭集序》

如何看待生与死?王羲之在本文给我们作了一个深刻的回答。在他看来,对生的执著、对死的排斥,是人所共有的感情,是客观存在的,人的生命到了尽头都是要死 的。他感到人事在变迁,历史在发展,由盛到衰,由生到死,都是必然的。因为人生无常,时不我待,所以要珍惜时光,眷念生活,追求真实,表现了一种积极的、 高旷的宇宙情怀,充满了哲理思辨,从而彻底地否定了老庄的齐生死的观点,树立了自己的生命意识——“死生亦大矣”。

文笔洗练,文风纯正,发人深醒,令人回味。本文可为以下话题提供素材:生与死;人生意义;自然与心灵;生活态度。

(6)悲伤与旷达——《赤壁赋》

及时行乐,在有些场合,有些时候是一剂良药,但这不能成为人一生的处世态度。从古至今,能把这帖药用好的除苏东坡外,恐怕没有几人了。这不是一种消极避 世,而是人的涵养达到最高意境的一种体现。屈原的忠心与烈节令人敬佩,然其“自投汨罗”的态度却让人不敢苟同;李白的豪放与飘逸让人欣赏,然其放纵无度的 行乐与狂欢却让人不能认同。而东坡居士却做到了这两方面的结合,真君子也!本文可为以下话题提供素材:悲伤与旷达;悲与喜;审视人生;人生的十字路口;一 花一世界。

(7)自然与人生——《游褒禅山记》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堤。”自然万物之中往往蕴含着深刻的哲理,给人以智慧的启迪。由游山洞,作者得出了“尽吾志也而不能志者,可以无悔矣”的结论;由 “仆碑”得出了“学者不可以不深思而慎取之”的感悟。人自然是智者,是哲人,是老师,留心观察大自然,你会满载而归,猛然顿悟!本文可为以下话题提供素 材:自然与人生;意志与目标;治学态度;人生感悟。

五、实战实战演练

阅读下文,完成各题。

黍离

《诗经·王风》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被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注)《毛诗》序说:周大夫役至于宗周,过故宗庙宫室,尽为禾黍,悯周室之颠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诗也。

1.下列有关《诗经》的叙述,错误的一项是( )

A.《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孔子对其所表现出的情感评价为“思无邪”,西汉时被奉为儒家经典。

B.《诗经》分“风”“雅”“颂”三部分。“风”多为民间创作的歌谣;“雅”多为周代宫廷乐曲歌辞;“颂”多为周天子及诸侯们祭礼时的乐歌。

C.《诗经》反映了从西周到春秋时期的社会生活,共305篇,古时也称为“诗三百”。其创作方法基本上是现实主义的。

D.《诗经》中都是四言诗,普遍采用赋、比、兴的表现手法,与“风”“雅”“颂”合称为《诗经》“六义”。

2.该诗按什么顺序组织材料?请结合具体内容加以分析。

展开

①以“时间”为序。诗歌用“彼稷”之苗、穗、实,表明时间的推移,来组织诗歌内容。②以“情感”为序。文中写“中心”摇摇、如醉、如噎,生动地显示出浪子长期“行迈”而内心逐渐加重的悲伤,使强烈的悲愤之情倾吐得淋漓尽致。情感逐渐加强,来抒发心中忧愁。

3.“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极具感染力,对此,请结合全诗加以赏析。

展开

①直抒胸臆。诗歌采用呼告的方式,直接抒发心中因周王朝颠覆、宗庙荒废而悲伤的强烈情感,打动读者。②重章复沓(重章迭唱)。诗歌三个部分反复咏唱,形成一唱三叹、回环往复的效果,感人至深。

解析:

展开

本题考查分析诗歌的表达技巧的能力。

全诗共三章,每章十句。三章间结构相同,取同一物象不同时间的表现形式完成时间流逝、情景转换、心绪压抑三个方面的发展,在迂回往复之间表现出主人公不胜忧郁之状,三章只换六字,而一往情深,低回无限。

首章写诗人行役至宗周,过访故宗庙宫室时,所见一片葱绿,当年的繁盛不见了,昔日的奢华也不见了,就连刚刚经历的战火也难觅印痕了。看哪,那绿油油的一片是黍在盛长,还有那稷苗凄凄。黍稷之苗本无情意,但在诗人眼中,却勾起无限愁思,于是他缓步行走在荒凉的小路上,不禁心旌摇摇,充满怅惘。

第二章和第三章,基本场景未变,但“稷苗”已成“稷穗”和“稷实”。稷黍成长的过程体现在“苗”、“实”、“穗”上,这三个词反映了时序的迁移。所以,该诗按按照时间顺序组织材料的。

同时,与“苗”、“实”、“穗”相随的是诗人“中心”从“摇摇”到“如醉”再到“如噎”的深化。在情感表达方面,这三个词语生动地显示出浪子长期“行迈”而内心逐渐加重的悲伤,其余各句反复咏叹,有回环往复之妙,使强烈的悲愤之情、沉郁之气在一次次反覆中得以加深。

综上分析,这是一首以时间为序,抒情主人公情感逐层递进的方式组织的结构。

3.

本题考查诗歌的内容和表达技巧的能力。

此题赏析的部分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三个诗节在对“黍”的描写之后,在同样的位置都用了这句诗,即每节后面都采用相同的表达方式,这属于重章复沓的手法,。用了句子展开议论与抒情的,从每节内容上看,采用了对举或对偶的手法,直抒胸臆。三个部分反复咏唱,形成一唱三叹、回环往复的效果。

从整个诗歌的抒情手法分析,“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尴尬,这是心智高于常人者的悲哀。诗篇采用呼告的方式,直接抒发心中因周王朝颠覆、宗庙荒废而悲伤的强烈情感。这种大悲哀诉诸人间是难得回应的,只能质之于天:“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苍天自然也无回应,此时诗人郁懑和忧思便又加深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