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描写在小说阅读中的作用

0
群振
群振
管理员提问于12月前

读小说,多数人关注的是故事情节,而对场景描写往往跳过,这是一种粗略的阅读。岂不知大家们往往在场景描写等细节方面用笔谨慎,其无限含意需细细琢磨,所以,光读故事是看热闹,看门道还要看人物塑造、场景的作用。我们不能单独割裂开来看场景的描写,更要关注场景对于情节、人物以及主题的作用。

1、交代背景,奠定基调。在故事开头部分出现场景描写,往往具有这些作用。如《最后一课》,作家匠心独运,在文章开头仅用两句“画眉在树林边婉转地唱歌,锯木厂后边草地上,普鲁士兵正在操练”,就勾勒出一幅殖民地生活的典型画图,点明了本文的具体时间和时代背景。孙犁小说《荷花淀》开头描绘了这样的画面:湛蓝的天空,皎洁的月亮,整洁的院落,端坐的女人。在这个幽雅的月夜,艰辛、无聊的劳动成为轻松、愉悦的,显然,作者把劳动美化了,诗化了。这段景物描写为人物提供了背景,烘托了人物形象,为读者创造了一个诗化的环境。鲁迅的《祝福》文首有段精彩的场景描写:“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村镇上不必说,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接着一声钝响……(雪花)漫天飞舞,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色,将鲁镇乱成一团糟。”作者描写喜庆的除夕,为什么连用“灰白色”“沉重”“钝”“乱”“一团糟”等毫无亮色、喜色的词语呢?其目的就在于借此段描写奠定全文悲凉、沉重的感情基调,从而自然地引出对祥林嫂悲剧命运的叙述。一般而言,奠定小说感情基调的场景描写往往出现在文首。

2、渲染气氛,烘托形象。如《孔乙己》中“中秋过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当孔乙己被丁举人打折腿后在众人“许是死了”的冷漠中出现在咸亭酒店时,描绘晚秋的冷景由景入情,情景交融,给孔乙已的末路增加一种悲凉的气氛。“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反衬出孔乙已只穿一件破夹袄的凄凉。这里的场景描写,渲染了作品的悲剧气氛。再如“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竹篁在月光下变成一片黑色……这小鸟儿又好像明白这是半夜,不应当那么吵闹,便仍然闭着那小小眼儿安睡了”,《边城》中的这段场景描写很好地渲染了翠翠居处夜晚宁静的气氛,营造出读者可以触摸、感受的朦胧又甜蜜的意境,而这种氛围、意境正是我们进一步了解、体悟翠翠朦胧爱情的一个媒介。

3、推动小说情节发展。在《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中写那纷纷扬扬的漫天大雪,只一句:‘那雪正下得紧。’一个‘紧’字,境界全出,鲁迅先生赞扬它富有‘神韵’,当之无愧。”一个“紧”字写出了什么境界呢?这个字既揭示出自然环境的特点,又为故事作了铺垫,埋下了伏笔,有力地推动了小说情节的发展。 

再如《荷花淀》中“她们奔着那不知道有几亩大小的荷花淀去,那一望无边际的密密层层的大荷叶迎着阳光舒展开,就像铜墙铁壁一样。粉色荷花箭高高地挺出来,是监视白洋淀的哨兵吧。”《荷花淀》中的这段场景描写“不合逻辑”地将荷叶比作“铜墙铁壁”,将荷花花蕾比作“箭”和“监视白洋淀的哨兵”,目的在于暗示读者,荷花淀是一个有武装、有保护的地方,读者据此能预测到这里将会展开一场伏击战。所以本段场景描写的主要作用是暗示“荷花淀伏击战”情节即将展开。   

4、暗示人物性格。“借景写人”,尤其是借社会场景来烘托、暗示小说人物性格,含蓄而有余味,并能充分调动读者阅读的主观能动性。《祝福》中对鲁四老爷书房的描写布置,鲁迅是颇费苦心的。正是这一处看似多余的闲来之笔,揭示出鲁四老爷的虚伪的卫道士性格,把鲁四老爷性格中复杂的一面展示出来的同时,也揭示了这个小乡绅在辛亥革命以后思想的矛盾性,具有典型意义。《红楼梦》“林黛玉进贾府”一章中对贾赦、贾政的住处分别描写如下:“进入三层仪门,果见正房厢庑游廊,悉皆小巧别致,不似方才那边轩峻壮丽;且院中随处之树木山石皆在。一时进入正室,早有许多盛妆丽服之姬妾丫鬟迎着”;“正房炕上横设一张炕桌,桌上磊着书籍茶具,靠东壁面西设着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这些描写篇幅虽不大,却形成鲜明对比,清晰地展现二人性格的不同——贾赦生性淫逸奢华,而贾政则品格清雅。 

  5、作为象征,隐喻深意。如峻青《黎明的河边》中写暴风雨、《党员登记表》中写暴风雪都是险峻政治形势的明显象征。小说《药》中在夏瑜坟上的“花环”的描写,是作者平空添上去的。作者的用意就在于:红白的花环是希望的象征,《药》的“正文”交织着“绝望”与“希望”,但从总体看来,是“群众落后愚昧”,“革命者不被理解”,黑暗过于浓重,添上花环,能使作品“显出亮色”,给人以鼓舞,出于积极考虑。 

6、突出文章主题。小说《祝福》结尾一段再描写祝福的欢乐情景和“我”的感受,这是小说的尾声,起着深化主题的作用。 

综上所述,场景描写是围绕人物展开的,作用是奠定感情基调,营造氛围意境,推动情节发展,刻画人物性格,显示时代社会特征,透视人物命运的社会根源。